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微末浮沉 > 第二十九章 石牛古洞
    国庆七天的假期一晃便过去了,在假期的后几天除了帮家里干些农活,就是和海子他们聚在一起,毕竟等下次魏末回家的时候海子已经入伍了,也就是说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几年之后了。

    此时,魏末坐在自己宿舍的凳子上,今天是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学校规定的返校时间就是十月七号的晚自习之前。听着张雷和张志明他们说这自己这个国庆假期的趣闻乐事,不过都没有魏末遇到的惊险刺激。

    魏末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自己的事的意思,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自己假期摘的猕猴桃分给他们三个,在稻糠里放了几天,现在已经差不多可以吃了,不会像刚摘下来那么酸,反而是有股甜味。

    张雷他们也把自己从家带的吃的拿出来一起分享一下。在宿舍待了一会之后,可能是大家都不知道干什么好。

    “对了,我知道我们这回可以去哪玩了。”在大家都在想着干嘛的时候,张雷在那突然说了一声。

    “听我堂姐她说,这附近有两个地方可以玩,一个是三祖寺,另一个是三祖寺旁边的石牛古洞。”

    “石牛古洞是啥?是山洞吗?”张志明饶有兴趣的问道。

    “具体啥样子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个地方魏末肯定很喜欢。”张雷故作神秘的说道,还不忘看一眼魏末。

    本来魏末还没什么兴趣,不过听张雷这么一说,突然也有了点好奇,那是个什么地方,让张雷那么肯定自己会喜欢。

    “别卖关子了,快说啊。”张志明看到张雷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心里头也是着急。

    “听说那里面有很多的石刻,是古代人在那游玩时刻写的诗词歌赋。”张雷看着自己对面三个人用眼神威胁着自己,也不在卖关子。

    听到这魏末也是眼神一亮,魏末的兴趣不多,但是对于古文还是很喜欢的,心头也决定今天必须要去一趟。

    张志明看到魏末很意动,而且也是在没有别的什么地方玩了,所以也想去那边看看。最后大家都决定去石牛古洞看一看。

    石牛古洞就在离景忠中学不到五公里的位置,魏末他们花了二十分钟左右到了这边,从入口处进去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桃林,旁边是一条小溪,和魏末他们想象的有所不同的是这虽然叫石牛古洞,但是并不是洞,而是一个幽静的山谷。

    石牛古洞位于天柱山脚下,现存历代达官名宦、文人墨客的诗文石刻三百多处,黄庭坚曾在此筑室读书,大画家李公麟画有其坐石牛像等等,此处因为有大石如牛眠,周围环崖如洞,幽泉潺潺,故名石牛古洞。

    魏末他们沿着小溪溯源而上,一路走来绿草茵茵,凉风习习,进来这里之后似乎突然与外界的炎热隔绝,给人感觉全身心的舒适。

    没走多远魏末他们看到了几个女孩子也在这边,魏末因为平时不怎么关心班里的情况,所以也都不知道那几个女孩子叫什么,反倒是张雷很热情的跟她们打着招呼。

    四个女孩子,魏末只对其中一个女孩子有点印象,魏末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就是在军训时和他一起带队的另一个标兵,叫什么名字魏末不知道,扫了一眼后魏末将目光投向不远处一块半露出睡眠的石头。在魏末看向那女孩子的时候,她也注意到魏末,不过看到魏末看了一眼自己就淡淡地把眼睛移开了,心头一阵不爽。

    魏末此时被那块石头吸引了,看那块时候就像是一头牛卧在水中,“想必这就是石牛古洞这名字中提到的石牛了。”

    “这家伙怎么这样,上次跟他打招呼也是这样,就看我一眼,也不回应我一下。”女孩心里暗暗地想着,在心里给魏末挂上了一个怪人的牌子。

    女孩随即对着正在和她们说话的张雷问道,“那家伙跟你一个宿舍的?”说完还朝魏末努了努嘴。

    “你说魏末啊,是啊,我、魏末、张志明还有黄琪是一个宿舍的。”张雷很喜欢说话,所以和几个女孩子聊得起来。

    “这家平时都是这个臭性格?”女孩又向张雷问了一句。

    “臭性格?”张雷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哦,你是说他对人冷冷的吧,他只是跟你不熟,在熟人面前不是这样的,而且他性子有点像老头子。”张雷很不客气的把魏末给出卖了。

    “还真是个怪人。”女孩心里更加肯定了魏末怪人的牌子。

    而魏末此时根本没注意他们那边,他被另一边石壁上的刻文给吸引了。

    “先生仙去几经年,流水青山不改迁。

    拂拭悬崖观古字,尘心病眼两醒然。”

    “这是苏东坡当时慕名而来时,他曾经站在王、黄两位先生题刻前沉底良久提笔下来的自己的感慨。”正在魏末看着这首诗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魏末也被声音惊动,回过头看了过来,看到一位大概六七十岁的僧人。他身穿灰色僧衣,脚上穿的是僧鞋。

    魏末打量了一下之后,立马合上双手,行了个礼。僧人看着魏末的样子,脸上带着微笑也回了个礼。

    “大师您刚刚是说这是苏东坡先生留下来的吗?”魏末很礼貌的求教。

    “是的,这是当年苏东坡先生来此后,看到王安石和黄庭坚两位先生的题刻后写下来的。年轻人,如果我刚刚没看错,你看这石刻时是出神了是吗?”老僧人慈祥的回答着魏末的问题。

    “原来如此,感谢大师的赐教。”魏末又是施了一礼。

    “哈哈哈,年轻人,也不用老是大师大师的喊我,现在年轻人不都是喊我们和尚或者秃驴嘛。”老僧人似乎是一点也不介意外界对他们的那些称呼。

    “世人总是会对一些东西存在一些偏见,大师您说的那些也只是个例,不能代表全部,每个人的选择不同,自然存在的观念也不相同。我们做好自己就好,何须去太过在乎别人的想法。”魏末很认真的回答着。

    “现在像你这么有趣的年轻人不多了。”大师听完魏末说的,先也是一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