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微末浮沉 > 第两百三十九章 悲催的毛宁
    魏陌知道毛宁这家伙嘴有毒,直接不接这话茬,当做没有听到。

    “你跑过来干嘛?怎么不在你宿舍玩游戏了?”魏陌没有看毛宁,只是随口说了句,把话题岔开而已。

    “别提了,这一个个都回家了,现在组队都拉不到人啊,让我怎么玩。”毛宁有点沮丧,LOL是组队游戏,现在大家都走了,就他一个人去和陌生人组队,还真的没啥味道。

    “你媳妇呢?你可以去找她啊。”魏陌撇了毛宁一眼。

    “我去,你看我这记性,一进来和你哈牛逼把正事给忘了。”毛宁一拍大腿,懊恼不已。

    “你有啥正事?”魏陌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毛宁,对于毛宁这从来就不知道啥叫正经的人,竟然会说有正事。

    “我媳妇喊我们出去玩呢,这下惨了,耽误了这么久,一会要死了。”毛宁哀嚎起来。

    毛宁话音刚落,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毛宁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来电人名字,一脸纠结。

    没过两秒,毛宁就一脸讨好的笑了起来,接通了电话。魏陌看着毛宁那堪比川剧的变脸速度,脑门几条黑线。

    “喂,媳妇啊…”毛宁那声音都柔的让魏陌感觉自己身上死了一层鸡皮疙瘩。

    “毛大头,你在磨蹭什么呢?半个小时之前跟你说的,怎么现在还下来。”毛宁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河东狮吼的声音打断了。

    本来毛宁用的是手机的听筒,可是现在,魏陌感觉那听筒的声音都快赶上免提了。魏陌听着那手机里的声音,不自觉的就乐了,而毛宁就尴尬了,刚刚还在这吹牛呢,瞬间就打脸了。

    “我马上就下来了,都怪魏陌,非要蹲坑,刚从厕所出来。”毛宁看着魏陌那乐不可支的样子,感觉脸上臊得慌,于是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把责任推到了魏陌身上。

    魏陌听到毛宁的话,本来笑着的,突然像被定住了一样,没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我去,谁蹲坑了。”魏陌见毛宁把锅往自己身上扣,瞬间就不乐意了。

    “帮帮忙。”毛宁听到魏陌在那里开始准备抗议了,立马就朝着魏陌投来一个求助的表情,还用口型说着三个字。

    魏陌看着毛宁那认怂的样子,就又是一乐,心思一转,不准备这么便宜的就放过毛宁。

    “让我帮你可以,请我吃顿饭,不然,嘿嘿。”魏陌露出一脸阴笑,这时候不趁火打劫那啥时候趁火打劫。

    而毛宁听到魏陌的话很是受伤啊,犹豫了一小会,就只能是在魏陌的威胁下签订了屈辱的条约。

    魏陌看到毛宁点点头,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之前被毛宁一顿嘲讽的郁闷,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魏陌很想大笑三声庆祝一下,可是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候。

    “王蕾啊,等我一会啊,刚刚因为被一个畜生给害的,一直在拉肚子,现在好了,我们马上下去。”魏陌是为了能坑到一顿饭,自然不能说实话,虽然不能说实话,可是在这时候损毛宁一下还是可以的。果然毛宁听到魏陌的话,那就一个郁闷,可是也只能受着。

    “被畜生害得拉肚子?你在说什么啊?”王蕾那头听到魏陌的话很是不解。

    “这都不重要,不要在意细节,我们马上下来。”魏陌说完就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毛宁看到魏陌已经走了,于是也跟了上去。

    “把门带着关一下。”在毛宁快要出宿舍的时候,便听到魏陌的声音从远处地方传了回来。

    毛宁知道魏陌这是在报复自己,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把门关上。

    嘭的一声,宿舍门关上了,门框上还有灰唰唰的往下掉。毛宁被魏陌吃的死死的,所以不能冲魏陌发泄,毛宁也只好把受的气发泄在门上。

    “谁啊?不知道宿舍门是公共财产吗?损坏要赔偿的。”在毛宁正准备追上魏陌的时候,便听到不远处传来宿管大妈的声音,是毛宁刚刚关门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在巡视的宿管大妈。

    宿管大妈是在楼梯间里喊的,所以并还没出现,毛宁听到声音就知道不好,于是立刻朝着魏陌走的方向跑去,这可不能被宿管大妈抓到了,不然一顿批评教育是少不了的。

    毛宁跑到转角位置的时候,刚好和少来差看情况的宿管大妈碰上,如果不是毛宁刹车够快,估计就直接给撞上了。

    “小伙子,那么急干嘛,很危险的。”宿管大妈看着慢慢玩玩的毛宁,于是开口教育起来。

    “阿姨,不好意思啊,我急着有事,对不起,对不起。”毛宁听见宿管大妈已经有开启话痨模式的前兆时,立马是打断了宿管大妈的话,态度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的给宿管大妈道着歉。

    “没事没事,对了,小伙子,你有没有看到刚刚在这层楼摔门的人?”宿管大妈看到毛宁态度很好,于是便没有继续说,反而是询问起刚刚那声关门的巨响声。

    “额…我没看到,只是听到了。”毛宁有点心虚的说着,说的时候根本不敢看宿管大妈。

    “好的,那你赶紧去忙吧,跑慢点啊。”宿管大妈没有怀疑这是毛宁干的,于是准备自己亲自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毛宁偷偷擦了擦自己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庆幸自己刚刚逃过了一劫。

    毛宁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到宿管大妈的嘀咕声。

    “现在的年轻人,太没素质了,公共财产也破坏,这么没素质怎么能学习好呢。”听到宿管大妈的话,毛宁心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毛宁感觉今天是自己的受难日,诸事不顺啊,现在又被宿管大妈这样定义,毛宁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毛宁,在干嘛呢?怎么还没下来?”正在毛宁一个人在那里感慨自己今天倒霉的时候,在下面传来魏陌催促的声音。

    魏陌的声音把毛宁惊醒了,想起来自己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可不敢再拖时间,再继续拖下去,估计自己要掉一层皮。

    “来了来了。”毛宁脚下小碎步一路疾驰,一步跨两个台阶。

    当魏陌和毛宁两人出现在宿舍楼门口的时候,王蕾已经在那里等的脸色阴沉。

    毛宁看着王蕾那似火山要爆发一样的神情,不自觉的朝着魏陌身后躲了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