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清穿我想嫁给你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寄语
    走的多了,路也渐渐熟了起来。婉清扬有时让七巧和玲珑陪她,但很多时候婉清扬倒是愿意一个人闲逛。

    一个人,随处走,随处逛,随着这一条条古老的胡同,仿佛穿越时空般把自己前世今朝所有的烦恼全都带走,忘记自己依旧是坠入凡尘的俗人。

    开业在即,塘钰始终没有放下婉清扬,有意无意的总会到铺子里面看看,看看还有什么不周,四处帮她拿主意。

    看到塘钰,朦胧间婉清扬又有了一丝依赖的感觉。

    但只是瞬间,这种可怕的念想马上就被婉清扬遏制。

    婉清扬不想继续走在悬崖边缘,塘钰是她不应该僭越的山,她只适合远观而已。

    塘钰说婉清扬开铺子,完全可以放手交给掌柜,自己把掌柜的帐拢好就可以。

    婉清扬总结了一句话:赚钱便好,不赚钱也不要有负担,其实女人只要待在家里就好。

    婉清扬知道塘钰是怕她压力大,不是诚心取笑自己!

    可对婉清扬来说这是笑话!这是天大的笑话!

    她在二十一世纪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来古代却让她做个甩手掌柜?

    自己的铺子还是要自己经营,自己的银子还是自己数好,所以婉清扬事事亲力亲为,店里的吴掌柜和伙计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婉清扬自己给铺子起了个名字:十里桃花!算是剽窃电视剧的名字。寓意朦胧,让人看上去有些不知所云。

    婉清扬喜欢《三生三世》里的十里桃林。对于折颜十里桃林是归隐之所;对于白浅来说,十里桃林是个嬉戏忘忧的地方;对于夜华,十里桃林可能就是失而复得,解忧忘忧的地方。

    但对于婉清扬来说:十里桃林是种寄语,寄语的是一种希望。

    婉清扬不知何路是前方,所以送自己一片十里桃花,希望自己能幸福花开。

    这“十里桃花”就如婉清扬“四海八荒”的名字一样,还未开张,名声却已在京城响亮打响。

    只是扬明的“十里桃花”老板不是钮祜禄瑾嬛,而是婉清扬真实自己:婉清扬!

    婉清扬跟老妇人说,她要为钮祜禄瑾嬛取个假名,算是婉清扬小心机了一下,终于在人前又做回了自己。

    “十里桃花”名字响亮,无非人们也是好奇婉清扬这个人罢了。

    在传言中,婉清扬就是个奇女子,花容月貌、妙手回春、路见不平,侠士肝胆。与这名震京城的忠顺府少主又有牵扯不清的关系,因为玲珑的事又与雍亲王这满清四皇子交扯不清。

    到”十里桃花“开业之际,婉清扬这小铺前已是被围得人山人海,直等开业一际,一睹婉清扬真实容颜。

    如潮的客户中,有对婉清扬的香皂和神仙水慕名而来的,也有的只是过来看热闹,但其中大多数还是过来看婉清扬,纯属是看热闹。

    塘钰帮婉清扬请了戏班,准备搭台热热闹闹唱三天大戏。婉清扬也不失众望,一身盛装,一脸精致妆容不出所料获得了满堂彩,把她在京城里的神话又浓浓的添上一笔。

    虽说婉清扬这胭脂水粉店接待的都是女客,但也不乏来一些富家公子,虽说半是选购半是瞧婉清扬,但婉清扬也不以为意。

    随便在铺子里转两圈,这些公子哥就乖乖掏银子,犹如现代的明星站台一般,婉清扬又何乐而不为。

    塘钰对婉清扬的做法很不齿,尤其是那些公子哥在婉清扬身边叽叽喳喳犹如蚊蝇般问东问西的时候。

    婉清扬知道塘钰是本能的出于嫉妒,但婉清扬不理他,跟他说习惯就好了。

    婉清扬觉得自己又不是卖春也不是卖笑,只是基于生意人的本分,礼貌待客,也没有什么不妥。

    塘钰无语,也不再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不管他说什么婉清扬都会有自己做事的准则。

    老夫人说“士农工商”,这商虽说是末等,但也不能失了满人的体面,无论如何逼婉清扬穿上了花盆底才肯罢休。

    虽说在现代,婉清扬也是穿惯了高跟鞋,踩过恨天高,但这花盆底她可实实在在接受不了。

    前后都没有重心,所有重心都集中在脚心,真真把她折磨得不行。这一天下来两只脚跟灌了铅一般,动都动不得。

    虽然老夫人心疼婉清扬,出入都为她准备了马车,但这“忠顺府”的庭院深深,还是需要婉清扬自己走的,对婉清扬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七巧,你回老夫人说我晚饭就在自己屋吃,懒得动了,不用等我。”

    “玲珑,你去伙房帮我打些水来,我要……”

    婉清扬话还没说完,玲珑便打断道:“姑姑,昨天您说累不是泡过了吗?你这还是要泡澡?”

    玲珑见婉清扬泡澡泡的太勤,有些吓魔怔了。

    见玲珑反应婉清扬有些无语:“放心,今天姑姑我要泡脚!都快去吧,我一个人回院子就行,我实在是有些累了。”

    两个孩子听婉清扬这么说才放心留下她一个人离去。

    今日婉清扬虽说累了点,但收获颇丰,也顺便给伙计们都封了份红包,吴掌柜和店里的小伙计乐得更是合不拢嘴。

    可惜现在还是大冬天,要不然光脚走路回去,会更舒服些。

    谁知想到这,婉清扬脚下一不留神,踏上块薄冰,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向后栽去。

    “啊!”一声惊呼,婉清扬双手顿时无助的在空气里一阵乱抓。

    “当心!”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不待婉清扬反应,只感觉肩膀一紧,一个强壮的手臂便把她搂进怀里。

    熟悉的气息传来,婉清扬没有回头,身子一阵僵着。但心中一暖,是塘钰!

    婉清扬既紧张又羞愧,不敢回头看,但却又被他吸引,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瞧了上去。

    还是那熟悉的睫毛,还是那双熟悉的眼,塘钰的喉结还是紧张的一动一动……一切的情形都是那么熟悉。

    雪夜的情形顿时浮现在眼前,塘钰那夜说的话也在耳边响起: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原来塘钰那天跟她说的是:我喜欢你!

    一行泪,无声的在婉清扬眼角滑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