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清穿我想嫁给你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圆个故事
    “下回?名声都臭成这样了,还想着下回?任谁做出像你这样的丑事,都无颜苟活于世,你却在此不知悔改!

    也不知,他日若你这孩子大了,你要如何跟你那可怜的孩子讲这身世,怕是父亲是谁都说不清吧?这满屋子骚气,真是熏得我头疼!”说罢,年氏又把她那葱枝般的小手扬了起来,在太阳穴上微微按了两下。

    众人皆直勾勾的瞅着婉清扬,看婉清扬如何反应,七巧和玲珑一旁急得都要哭出声来。

    婉清扬见状不禁莞尔一笑:“自幼常听人讲简狄吞鸟卵,华胥踩脚印受孕的故事。等孩子大了,若要是真问起来,我仿效古人,也给他圆个故事好了!”

    婉清扬不轻不重的说着,声音不卑不亢,周遭客人的表情不禁开始敬佩起婉清扬来。

    婉清扬心想,这这满人老祖宗“三仙女传说”她还没提呢,免得让外人瞧了再夸姑姑我博学!

    “你!”年氏被婉清扬气的顿时就说不出话,巴掌一扬,就要朝婉清扬这边扇来。

    婉清扬心里暗暗叫苦,不知这巴掌,她是该用手接,还是用脸接!

    就这个当儿,众人的目光竟都向年氏身后望去。

    “四爷!”只见年氏旁边的丫鬟仿佛受惊吓一般,哆嗦的喊了一声。年氏听了吓了一跳,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犹豫片刻又把手收了回去。

    店里的人都顾看婉清扬和年氏热闹,未曾发现四爷悄然立在年氏身后。

    四爷脸色铁青,深不见底的眸子幽幽的迸出一道寒光,阴着一张脸不知道有多吓人。

    婉清扬屏息,顿时万念俱灰!

    四爷从头到尾也不知听到了多少,看着这阴着的一张老脸八成是知道他心爱的小媳妇在她这占了下风。这要是帮着他媳妇一起收拾自己,那她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婉清扬忙俯下身给四爷施礼,一脸绝望,不敢再造次。

    “四爷,您怎么来了?”年氏忙贴身上前,讨巧的说,娇媚的声音怕是能把四爷的骨头都给化了。

    四爷缓了缓表情,一如以往的“玻尿酸”脸,若无其事道:“无意间路过此地,被这十里桃花的香气所吸引,便进来想与你选上两件。原还怕你不喜欢,谁知竟在此遇上,这下本王也就放心!”

    四爷语气淡淡的,举止从容,只是这手中的拳头却攥出了青筋。

    望着四爷攥出青筋的拳头,婉清扬暗自侥幸:估计她们的对话,四爷是从头到尾都听到的了。只是,自己让他媳妇丢了面子,他却一句未曾责备,这是什么道理?

    “喜欢!喜欢!”年氏违心的答道,眼角余光不禁微瞪了婉清扬一眼。

    “那老板,就烦请你把店里上好的胭脂水粉,还有你这镇店的手工皂和神仙水,每样给本王准备十份,本王回去要送与福晋和各位亲友使用!”四爷慢慢说道,眼睛虽说盯着别处,但却像直视婉清扬一般。

    “承蒙四爷抬爱,民女这就去办,一会便差人把上好的胭脂水粉都送到府上,保证能讨各个主子欢心!”婉清扬低头答道,有些不敢直视四爷的眼睛。

    婉清扬前途未卜,想必今日她和年氏的梁子怕是结定了。

    “悦儿,你若还有喜欢的,尽管吩咐老板包上便是。本王还有公务,就不在这陪你。你好不容易出来一回也不急着回府,再四处逛逛也好!”说完四爷双唇努力挤出一笑,表情不明转身便走了出去。

    年氏见状,手里的丝绢缠在手里,纤细的手指仿若要被绞断一般,看得婉清扬不禁又可怜起她来。但也觉得她这醋吃的好笑,自己明显跟她不是一个段位,跑她这立威,是不是有些太抬举自己了。

    “福晋,咱也回吧!”年氏身旁老妈子道。

    “哼!”年氏瞪了婉清扬一眼,甩步就往门口走。

    “侧福晋慢走,恭送侧福晋!”婉清扬福身说道,店内落发可闻,侧福晋几个字显得格外刺耳。

    年氏听了,回手一个巴掌甩在刚才说话的老妈子脸上。“下回再叫错,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说完年氏便大踏步的迈了出去,被打的老妈子一声不敢吭,低头跟在后面走,惊得屋里的客人满脸土色。

    望着年氏背影,那日雪夜的情景又浮现婉清扬在眼前,被四爷捏疼的手指忽的又疼了一下,果真这是一道恶缘!

    婉清扬嗤笑:又是雪夜,又是手!八成这雪天是自己的大忌,以后雪天不要出门的好。

    婉清扬正痴想,身后塘钰声音传来:“好一个圆故事!我先替弘哥听听,他额娘要给他圆的故事如何,不满意我再帮你改改!”

    婉清扬一回头,才发现塘钰正一脸惬意的倚在柜台旁,若无其事的开始调侃自己,但眼底却极尽温柔。

    “没成想你也在这取笑我!看有人欺负我,你不帮我出口气就罢了,哪有在这看笑话的道理?”婉清扬嘴上说是埋怨,但一见到塘钰,婉清扬心里顿时就踏实了许多。

    “大名鼎鼎的悦福晋,可不是我一个小小的九门提督副统领就敢得罪的。”

    “再说,你左一个侧福晋,右一个骂人没儿子的,我也没看出你有一丝吃亏的意思。处处往人家难处说,刀刀往人家心尖上砍,没见过嘴巴像你这么毒辣的女人,一点也不给四爷留面子!”

    “幸亏四爷大度,不与你这小女子计较。否则就冲你这伶牙俐齿,我看你到时候该如何收拾这烂摊子!”塘钰恢复往日神色,终开始调侃起婉清扬来。

    悦福晋?婉清扬心里点头,原来在这个时空,年氏叫“悦福晋”!

    “人家四爷大度,哪能跟我这小人计较。再说我这身不正,也不能怪人家说我影子斜!”

    婉清扬头一次发现,她居然还是这么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不过,这古人最注重的就是名声,她这名声今天也算是臭了,也不知这前门大街还有没有她婉清扬立脚之地。今日这事传扬出去,稍微体面点的人家,怕是连她这小店的门都不能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