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清穿我想嫁给你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南笙
    “我的铺子就是前面不远的十里桃花,这不打不相识,今儿我们也算是认识,如若公子他日有了什么相好的姑娘,可千万不要忘了多多照顾我十里桃花的生意。即便是不照顾生意,无事前来坐坐也好。”

    婉清扬觉得,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是谁,局势也于己有利,说起话来也没理由遮遮掩掩。

    小无赖见婉清扬如此说,面露尴尬,紧握的拳头立马松开,堆起一脸满褶的笑:“那是!那是!不知是十里桃花的姑姑,今日冒昧。既然姑姑客气,他日晚生再过去拜访,定当多多照顾姑姑生意。”

    “那还不快走!”只见婉清扬身旁的公子厉声道,颇具威严。

    小无赖感激涕零,顿时脚底抹油击破人群,冲出一条路,溜出去好远。

    街上人不多,虽说婉清扬这边的小波动吸引了不少来往行人驻足,但见此时已无什么乐子可走,也都慢慢散去。

    “多谢这位公子帮忙!”婉清扬屈膝施礼,好奇的打量起眼前这位俏丽的公子。只觉得看着眼熟,却实在想不起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姑姑,可还认得我?”婉清扬没想到,对方竟开口如此问道,果然他们曾经是见过的。

    可还认得?婉清扬反复推敲了几下这个词,兴许是在她铺子里买过东西。但买东西也是一面之缘,他这么问也有些冒失,但还在哪见过呢,搅破脑子婉清扬也想不起来。

    婉清扬摇摇头,表示不记得。这么一个帅哥,举手投足都优雅不凡,表情从容,微微一笑都很讨喜,光用简单的“贵气”二字不足以形容。

    婉清扬可是向来看人先看脸的,见过的帅哥肯定会有印象,可这……

    “昔日,塘钰回京设宴,我们在塘钰的书斋小院见过。”只见他提示道。

    婉清扬快速回忆,当日最有印象的就是左泰了。可是当时精神太紧张,又中了煤烟,脑子浑浑噩噩的,究竟还有谁一同来婉清扬确实没有记住。

    见婉清扬还是没有印象,只见他浅笑替婉清扬解释道:“当日左泰一直醉酒捣乱,姑姑未曾留意在下,也不是姑姑过错。”

    声音绵软,婉清扬觉得极其温润好听。

    婉清扬抱歉一笑,果然长得好,说什么话都入耳。

    “姑姑铺子开张,在下也曾前去捧场。姑姑那日一直礼貌寒暄,却未曾想对在下还是一点也没有印象,确实有些让在下心寒。”只见他礼貌着,双眼和嘴角一直含着淡淡的笑。

    婉清扬心中苦笑,第一次相见未记住也就罢了,没想到第二次她也一点印象都没有。

    回想当日,铺子开张,迎来送往,婉清扬确实有些忙乱。但真正让她心不在焉,自乱阵脚的又是谁呢?

    婉清扬只知塘钰来时,一同还来了几个朋友,但具体是谁来过,她至今心里也没有一二。

    那段时日心烦,只要塘钰一出现在她身边,婉清扬整个心就感觉乱糟糟的,脑子也不大灵光,怕是这帅哥当日就是和塘钰一起来的吧!

    婉清扬汗颜道:“真是失礼了,故人相见却不能识。”

    “无妨!今日我们就算正式认识了,他日姑姑可不要再忘了就好。”

    婉清扬礼貌的点点头,心里却寻思着找怎样借口离开。婉清扬虽说是个现代人,但当街和不认识的男人聊天,婉清扬还是比较介意。

    “在下南笙,家父在朝任左都御史一职,姑姑现在可还有别的印象?”

    南笙语气自然平缓,没有倨傲,也没有讨好,让人感觉非常舒服。只是当他报出“左都御史”时,让婉清扬感到浑身有些不自然,似乎有些耳熟。忙想起托大理寺卿夫人做媒的,怕就是眼前这位公子。

    婉清扬没想到眼前这么帅的帅哥居然向自己提过亲,顿时脖子和脸涨得通红,结巴道:“原来是左都御史府的南笙少爷,清扬失礼,还望南笙少爷不要怪罪。”

    婉清扬虽对清朝的官职没什么研究,但一般带左字的都是正式的官,尤其这左都御史可是与六部尚书齐名,再往上升最少也能升到户部、兵部尚书。

    这左都御史家的公子当然也不能小觑。怪不得刚才的小无赖落荒而逃,想必也是顾忌南笙少爷父亲左都御史的身份。

    南笙微笑,一双幽亮的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瞅着婉清扬,婉清扬只得尴尬的笑,浑身僵硬的不自在。

    “为何当日要把我回绝,今日相见,还是觉得我南笙不好吗?”此刻南笙依旧儒雅,没有调侃,没有责难,但眼睛里却闪着一丝幽怨。

    婉清扬心中一叹,这左都御史怎么把儿子教的这么好呢?可惜啊,你已是有老婆的,别说姑姑我身边就一个孩子,就是再有两个也是不甘心给别人做小老婆的。

    见婉清扬不答,南笙又张口问道:“难道,坊间你和塘钰的传闻都是真的?”

    婉清扬被说的心虚,条件反射的就开始摇头。南笙提到塘钰,婉清扬的脸涨得更红。想辩白,嘴却打怵,说不出一句解释的话来。

    见婉清扬这般反应,南笙神色顿时暗了下来,没有继续发问。

    “真不是!都是瞎传的,我跟塘钰一点关系都没有,若是真有关系塘钰是不能让我抛头露脸做买卖的。”

    婉清扬无力的辨白着,又接着解释道:“是我自己不想嫁人,觉得自己带着孩子生活一切都还好,只是身上的是非多,容易牵连旁人。”心想,她这神情,怕是任谁看了,都会认为自己是喜欢塘钰的。

    南笙听罢,顿时恢复刚才神彩:“那南笙可还有机会?我回去便同父亲母亲商量,日后定不会让你和弘哥受到半分委屈。”

    南笙话一出,听得婉清扬一脸黑线,没想到古代男子竟是如此直白。真是家里条件好,娶个媳妇也跟随便买件衣服似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南笙少爷抬爱了!你也知道,我身边还不清不楚的带着个孩子,身份尴尬,还不如寡妇改嫁说的好听。别说你是士族大家,就是寻常百姓也是注重女人名节,若娶了我,怕是连同左都御史大人在朝中都抬不起头来。清扬现在身份已经很难堪,实在不想再难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