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清穿我想嫁给你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当然有趣
    塘钰微微面色一红,递到婉清扬面前一个小包:“这是我近日偶得的,跟这镯子恰巧能配上,你若不嫌累赘,也一并戴上!”

    塘钰说的云淡风轻,眼睛望着别处,只是左脚不停的点着地,露出心底的尴尬。

    “送我的?”婉清扬欣喜,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包裹,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包着一只雕刻了芙蓉图案的金镶玉戒子。

    婉清扬知道,这金代表高贵、玉代表纯洁,寓意“金玉良缘”,堪称尊贵与吉祥的完美结合。金器赋予了翡翠芙蓉气质,这翡翠芙蓉又增添了金器的灵性。又因为是塘钰送的,婉清扬拿在手里,简直有些爱不释手。

    古人送戒指,没有现代人诸多复杂的含义,但因是塘钰送自己的,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婉清扬顿时觉得很开心,顺手就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

    只是这戒子仿佛是特意为婉清扬打造的一般,尺寸刚刚好。

    “在我们那,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子,都是有特别含义的!”婉清扬伸手在塘钰面前晃晃道。

    “是何意?”塘钰好奇。

    “这我可不能告诉你,你别听了再急着收回去!不过,天主教教义中,左手戴戒指代表是上帝赐给你的运气!希望你的礼物也能给我带来好运气!礼物不错,甚讨本姑姑欢喜!用不用本姑姑回赠你一个?”婉清扬半开玩笑道。

    戴在无名指上的戒子婉清扬以前也收到过一个,可惜物是人非,那枚戒指早已随着婉清扬的心沉到大海里去了。

    只是没想到,婉清扬居然也会收到塘钰送的戒子,确实是婉清扬很想收到的礼物。

    这枚戒子本就和翡翠芙蓉镯是一对,想当年塘钰费劲心机也没寻来,一直觉得惋惜。不曾想,机缘巧合,前几日居然被他在琉璃厂撞见。刚得空,便鬼使神差的给婉清扬送了过来。

    虽然塘钰不知婉清扬暗地里给戒子附加的诸多的含义,但看着婉清扬爱不释手的样子,心里一阵偷偷窃喜。

    “不用!”塘钰装作若无其事,淡淡的答道。

    不理会塘钰,婉清扬安奈不住心中惊喜,爱不释手的忍不住端详起手中的戒子来。

    “你也是天主教信徒?”塘钰诧异道。

    “啊?不是!不是!我不信教,只是多少了解些。”

    塘钰心中释然,虽然万岁爷很推崇西学,但他觉得这些教士整日里的那本书四下游说,总让人很不放心。听婉清扬说自己不是天主教徒,心里终放心许多。

    只是左泰近日跟那些洋教士走的太近,不如晚上接着喝酒再规劝规劝他。老大不小了,还是在仕途上多多上心比较好。

    塘钰继续玩弄着手里的干花,淡淡道:“我还有公务,不能在这闲聊久了。替我告诉左泰一声,晚上喝酒要等我,不能一味缠着你先喝!”

    婉清扬点头。她知道塘钰一味强调要等他回来一起喝,是担心左泰缠着自己多灌她酒罢了。

    塘钰见婉清扬点头,长腿一迈便走出店去。

    婉清扬瞅瞅空旷的门口,心中竟有些不舍,不禁期待夜晚早些到来。瞅瞅手上的戒子,双颊不禁有些微热,心里也涌这暖意,婉清扬终于感觉这春意似乎也浓了起来。

    婉清扬戴着塘钰送的戒子,心里美滋滋的,干着活,嘴里也不禁哼出歌来!

    吴掌柜和三嫂见婉清扬表情如此,不禁也都跟着喜滋滋的。

    “这开门做生意,来了客居然也不知道需要招呼?”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传来,只觉一阵冷风吹过,惊得婉清扬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怕我?”

    婉清扬抬头,只见四爷一脸严肃立在门口,望着婉清扬一脸忌惮的表情,愤怒的不禁攥起拳头来。

    “民女一时出神,未及迎接四爷,还望四爷不要怪罪!”婉清扬忙规矩的福身道。

    四爷未及理婉清扬,径直走到婉清扬跟前,不顾旁人在场,出其不意的一把扯住婉清扬手腕道:“为什么要退还我送你的礼物?”

    婉清扬手腕一疼,挣脱了下,四爷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反而加重了一丝力道。

    婉清扬皱眉道:“只是觉得是举手之劳,不好收四爷礼物!”

    婉清扬边说边继续挣扎,四爷还是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婉清扬心里嘀咕:既然是背地里送的东西,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当着掌柜伙计的面质问自己吗?心里一阵懊恼。

    “人来人往,四爷觉得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觉得有趣吗?”婉清扬无奈低声道,强忍着疼,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当然有趣!本王就想知道,既然本王送你的东西不能入你的眼,何人送的东西才能让你入眼?”

    “若每个被民女回绝礼物的主人都要过来质问一番,那四爷还需要排个先后顺序!”婉清扬故意激怒四爷道。

    对婉清扬来说,现在面前站着的已经不单单是个王爷,而是一个纯粹的男人,还是一个极其无理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犀利的眼神让婉清扬不寒而栗,涌到喉咙的怒言变成了一汪苦水又咽回了口中。

    争执间,四爷无意瞥见婉清扬手腕上戴着的镯子和戒子,怒道:“这两个是谁送的?”

    “我身上的东西都是老夫人送的!我初来京城,身无一物,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老夫人送的!”婉清扬几乎是喊着辨白道。

    四爷恼怒的瞅着镯子和戒子,婉清扬生怕他敏感,一生气把这两样东西从她手上拽下来。

    “四爷若再不松手,怕是我这手腕就要折在四爷手中。到那时,四爷若要再怜香惜玉怕是也要晚了!”婉清扬不再挣扎,木然的瞅着四爷道,满脸不屑与鄙视。

    四爷听罢,愤怒的一把将婉清扬手腕甩开,力度大的婉清扬整个身子都被甩了出去,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站稳,手腕上顿时留下了几道触目惊心的鲜红血痕。

    无耻,简直太无耻了,婉清扬心中暗骂。

    望着婉清扬手腕上触目惊心的血痕,四爷顿生悔意,嘴唇翕动的两下,吞吐道:“对……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