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清穿我想嫁给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谁的女人也不能是
    婉清扬不愿接受四爷道歉,简直就是个打人悔悟的变态!忙用衣袖把手腕遮挡住,送他四个字:“不用道歉!”然后转过身,不再理他。

    许久!四爷沉默许久没有发声,呆愣的立在婉清扬身后,一言不发。婉清扬被他无声的歉意折服,忍不住回头瞅向四爷。

    四爷愧疚的低着头,浓黑的睫毛遮住了他深邃的眼。

    而此刻这又是怎样一双眼:悔恨与绝望,还有那一丝隐隐让婉清扬心痛的哀愁。

    不自觉的,婉清扬的心也跟着猛疼了一下,像是为他心痛。可自己究竟为何要心痛?婉清扬自己确不知。

    “这个镯子是有典故的,你可知道?”四爷冷静了一会道。

    “典故?我只知道老夫人说这玉通人性,美肌肤,其余不知。”

    婉清扬为何没想到过这镯子会有典故,古人随便说句话都是有说道的,又何况这非比寻常的镯子。

    四爷端详了婉清扬一会,见婉清扬不像撒谎,继续讲道:“昔日唐玄宗也送过贵妃一对,以示比翼双飞之意。你确定这是老夫人送的,不是塘钰送的?”四爷说典故是假,最后一句才是真。

    被这么一说,婉清扬蓦地想起塘钰当日瞧见这镯子的表情。与今日塘钰送自己戒子的情形二者交织在一起,婉清扬的心不禁有些酸涩:原来塘钰心中始终是有自己的。

    婉清扬不解,今日四爷为何要如此对自己,难道四爷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替代品?

    四爷狰狞的表情,让婉清扬募的一凛。未来雍正冷血,杀人如麻从不手软,婉清扬心里隐隐的竟为塘钰前途担忧起来。

    婉清扬慢慢退下手上的镯子和戒子,放在一旁桌子上道:“今日才知这是唐玄宗送与贵妃的,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吉利东西!什么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最后还不是佳人香消玉殒,成了你们男人权利争斗的牺牲品?”

    “我不知四爷为何会如此动怒,难道四爷是想把我当成一个替代品?我可以是婉清扬,也可是钮祜禄瑾嬛,但我绝对不是你的紫馨!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是非多的女人,一般的男人怕是擎不住!四爷若是愿意招惹,我还是那句话:莫要误了四爷前程!”

    婉清扬轻易的就从手腕上取下镯子和戒子,简直出乎四爷预料。难道是想借此在自己面前撇清与塘钰的关系?想到这,四爷心里更加恼火。

    四爷强压着心里的怒火,良久未接婉清扬话,极力按压着心里的情绪,仿佛稍加控制不住就会毁了婉清扬一般。

    四爷其实很恼自己,明明知道这个女人不是紫馨,为何还要如此在意。他试着不去想婉清扬,努力克制自己不见婉清扬,可一切都是徒劳。睁眼闭眼,满脑子里都是她。什么家国大业,竟被他全然抛于脑后,这么轻易就被这个女人所左右。

    婉清扬身上没有一点紫馨的影子,完全和紫馨是两类人。若是紫馨,肯定不会伪装的这么像。可这相貌,又实在是一模一样……

    四爷心里纠结:在自己心里,究竟在意的是谁?

    婉清扬紧张的立在一旁,等着四爷爆发,可是四爷却许久没有说话。

    沉默!四爷只是沉默!良久没有出声!

    “本王是有些分不清你和她,但你始终是你,她始终是她,她没有你这么放肆,也没有你这么不安分!从这一点,本王终是不会搞乱。”

    说着四爷把手中一物硬塞进婉清扬手中:“本王送的东西,断然没有被送回的道理!收好,哪天爷高兴了,再回来检查!还有,不管镯子是谁送的……”

    说到这四爷竟突然俯身在婉清扬耳边低语:“没有本王的允许,你谁的女人也不能是!”说完不待婉清扬反应便扬长而去。

    婉清扬从没想过世间居然还可以如此安静,安静地她听不到外界的一点声音。

    “没有本王的允许,你谁的女人也不能是”,这句话就像是个钩子一样,一下一下勾着婉清扬的心,直至勾出一道道血痕,滴出血来。

    见婉清扬如此错愕表情,虽未听清四爷最后跟婉清扬说了什么,吴掌柜和三嫂、秋月却早已吓呆,睁大着嘴巴,不是怎么安慰是好。

    命运是想开自己的玩笑吗?婉清扬有些搞不清自己的状况!

    堂堂的雍亲王,未来的雍正爷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句话?历史上也没有她这号人物啊!

    婉清扬气愤!你一个王爷能承诺自己什么,居然跟自己说这句话,难道让自己当你背后藏起来的女人?做你府上随便过来一个侧福晋、小妾就能把她踩在脚底下的小炮灰?

    你大爷的,婉清扬可不想做小三,何况自己连小几都不知道,岂能随便就成为被人任意玩弄的女人?

    可待婉清扬反应过来准备开骂,四爷早已消失的不见踪影,留下婉清扬一人傻傻发呆。

    婉清扬头痛道:“今日之事,谁也不许说出去,如若我在外面听到任何闲言碎语,我就全当是从你们嘴里说出去的!到时候小心我扣你们工钱!”

    众人从未见过婉清扬如此生气,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说完,不待他们答话,婉清扬便冲后院喊道:“左泰!姑姑我改主意了!今日姑姑我不想赚钱,我们现在就去吃肉,就去喝酒!”

    婉清扬瑟瑟发抖的从桌子上捧起镯子和戒子,心里说不出有多难过,多委屈,心情一下子从天堂跌倒地狱。两行热泪再也止不住,模糊了眼睛,也淋湿了婉清扬的心!

    “左泰,你这是想把我带到哪啊?我酒还没喝够呢!我们还得继续喝!”最终,婉清扬还是没有等塘钰,一个人和左泰喝的酩酊大醉。

    左泰以为婉清扬醉了,其实婉清扬还没有醉,醉了的人不会有烦恼,可婉清扬现在依然还有。

    咕噜咕噜的车轮声,搅得婉清扬头好疼,几次在四爷面前吃瘪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

    “姑姑,下回左泰再也不跟你喝酒了!你这酒品不行,哪有喝点酒就折腾人半天的,这又哭又笑的,塘钰见了还得认为我欺负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