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清穿我想嫁给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风寒
    婉清扬低头看着辣椒苗简直爱不释手。

    “姑姑,辣椒发芽就能结果子吗?”七巧和玲珑兴奋的,哈喇子差点滴到小秧棵上。

    “那是当然!到时候给你们做辣椒炒鸡蛋、辣椒土豆片、辣椒炒肉丝!随随便便做个辣椒酱,光拌饭吃就能美死你们!

    “吃肉就已经很难得,还能吃辣椒?辣椒那么金贵!那日跟姑姑吃一顿实属侥幸,以后怎还能变着花吃?我们这身份怎么配得!”七巧嘴上说着,但脸上满是憧憬。

    婉清扬一个响指“啪”的弹下七巧脑门道:“吃个辣椒而已,还要什么身份!小心姑姑我罚你一口气吃十只辣椒,彻头彻尾辣死你!”

    七巧和玲珑这两姑娘很守本分,脑子还灵活,又是忠顺府的家奴,婉清扬用起来十分顺手。所以,无论店里店外的事情,婉清扬都没有避讳她们俩。

    婉清扬仔细的将一个辣椒苗移植到花盆里,对七巧道:“七巧,一会你把这棵辣椒苗送到左泰少爷府上,跟左泰少爷说这东西精贵着呢,不能旱不能涝,每隔七天浇一次水!”

    “嗯!”七巧欢喜的接过花盆就要出门,刚要迈出脚步身子便又定住。“姑姑,这左泰少爷好像最近来的少了,不知是何缘故?”

    婉清扬心里一阵苦笑,面上却极显平静道:“送过去就行,再带我问个好!”

    这入春之后,左泰不知是何缘故,很少到婉清扬店里来,有时来了似乎脸色又不大好。

    婉清扬看左泰的状态和神色,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像是得了什么病,自己一时半会却又说不清楚,不好多做猜测,只好作罢。

    少了左泰在身旁烦婉清扬,婉清扬总感觉有些不适应,但左泰毕竟也是世族子弟,还未娶亲,若是总与自己搅和在一起,似乎也不大合适。

    至从上次瘟疫过后,左泰每次来店里总会跟婉清扬讲一些天主教教义,或是给她带一些西洋的小玩仍。

    婉清扬对洋教士的态度一直有偏见,反驳了左泰几句,左泰来的次数就更少了。

    既然左泰不来,婉清扬也不好主动上门去找他,来不与不来只能顺其自然。

    婉清扬想到这,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便把心思又全都放在辣椒秧棵上。又挖了两棵小苗种在花盆里,让玲珑给木兰和弘晟阿哥送过去。

    婉清扬不愿欠人人情,平日里多受几人照拂,有了什么新鲜玩仍也总想着第一时间给几人送过去。

    其实辣椒一点也不金贵,沟沟坎坎没有它不愿长的地方,故意让七巧传话,不过也是逗弄左泰罢了。

    但少了左泰,婉清扬铺子里却又多了一个人,只这个人塘钰很不喜,那个人就是南笙。

    关于南笙,虽然婉清扬也不大愿意多做接触,毕竟是正经八北向自己提过亲,又被自己拒绝过的人,来往多了也免不了有些风言风语。

    但南笙似乎也没什么再纠缠婉清扬的意思,多是在店里逗留一时半会,或是为母亲和夫人选购些胭脂水粉,或是为婉清扬店里介绍些主顾。

    虽然南笙城府很深,但一贯的温文尔雅,少年如玉,待人又很亲切,婉清扬虽未倾心,但对南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只因四爷介意自己与南笙交往,婉清扬逆反心理作祟,一来二去俩人虽未深交,但也算是熟识。

    塘钰话里话外南笙徒有其表,浪得虚名,但塘钰对南笙的排斥,婉清扬对此也很不以为意。

    南笙风流倜傥,举止潇洒飘逸,虽容貌上稍逊塘钰半分,但仙仙的,跟塘钰的痞帅相比完全是另一种气质。

    每每有南笙在店里,都会帮婉清扬招引一大批顾客进店选购。当然这些顾客一般都是女客,基本是被南笙的容貌和气质吸引而来的。

    对慕名的女客,南笙从来不加排斥,总能耐心的代婉清扬对店里产品做些讲解,不禁令婉清扬对循规蹈矩又刻板的古代人又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所以,能有这么一个活广告在店里站台,婉清扬对南笙到店里做客更是不加反对。

    但婉清扬始终不明白,这种男神级别的人物为何会看上自己,真是令婉清扬不知从何方面能担当得起。

    南笙不喜仕途,性格随他的母亲,据说和他刻板的父亲一丁点也不相似。纵然家里人为他安排了很好的官职,也被他多次拒绝。

    婉清扬虽和他接触颇多,但也没上升到谈人生、谈理想的境界。

    婉清扬真是很好奇,京城的公子哥以后都是靠什么生活。难道真是可以靠祖产,就可以真的一世无忧,幸福生活?

    但关于南笙,最让婉清扬好奇的就是他的夫人。每每看见南笙我都会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会让南笙这样的翩翩公子始终守着她一个人?

    店里不忙的时候,七巧和玲珑揽下照看辣椒的活,明明暖房里有花匠,也是一日三番两次往暖房跑,辣椒盯在眼里仿若盯着金子一般。

    只婉清扬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都都懒惰了许多,吃了将近一个月的汤药,肠子苦青苦青的,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药罐子味,但风寒还是不大好。

    婉清扬其实风寒不重,多次婉清扬想断药,可老夫人总是不许。派头跟婉清扬亲娘似的,一会吹鼻子,一会瞪眼。婉清扬实在没办法,想不喝都不行。

    这一碗一碗的中药汤子,每日准时都会有人端到婉清扬面前,婉清扬想偷懒错过一顿都难。

    至于,给婉清扬喝的都是什么药,婉清扬却从来都未问过。药没有什么说明,古代也没有百度让自己查查,就算问了婉清扬也是一知半解,也是白问。

    想必对自己的风寒,虽无大用处,也没有什么害。只是这两日,婉清扬又添了嗜睡的毛病,不是脑袋发沉,只是单单的想睡觉。这春困秋乏,惹得老夫人一旁不住的挖苦自己。

    “七巧,偷偷帮我把药倒了,实在是太苦,我再缓几日,风寒肯定会自己好的。”瞅着七巧端过来黑乎乎的中药汤子,一股刺鼻子的味,婉清扬胃里一阵翻滚,实在是下不去口。

    七巧瞪着杏眼,一丝不苟,一点不容婉清扬反抗。

    婉清扬知道七巧对自己贴心,再想拒绝也只好作罢,咽了咽苦水,只好捏着鼻子把药灌进肚。至于药味道好不好,就交给胃去反抗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