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师尊总想吃掉我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自从小光头与景泉枝开诚布公后,顾师娘从前住的小竹楼,就被两口子径直霸占了。

    毕竟人家程氏夫夫都官宣了,还要与诸位青衣弟子同吃同住多少不大方便,众人也表示充分理解。

    这一日小光头程惊蛰比景泉枝醒得早些,小光头体贴的给自家宝宝掖了掖被角,然后蹑手蹑脚的爬了起来,打算去灶屋给泉枝宝宝做个早饭。

    结果小光头刚刚一推开房门,险些没被外面负手而立的人吓尿了。

    小光头抖着腿战战兢兢的跟陆峰主打招呼:“师、师尊,早!”

    招呼打完,小光头拼命的在脑子里回想最近有没有偷懒,有没有说师尊师娘的坏话。琢磨了半天,小光头觉得似乎没犯错误啊,于是挠着脑袋纳闷的瞅了瞅自家师尊,只见陆峰主红光满面容光焕发的翘起了嘴角。

    “嗯。”陆峰主破天荒的也打了个招呼,“早。”

    小光头惊住了。几个意思?这态度比拿出索命抽人还要可怕!至少索命一出自己心里有底,不过就是挨顿打嘛,可你这笑得阴恻恻的,小光头觉得自己慌得一逼。

    “师、师尊!”小光头局促不安的贴在了门板上,“可、可是寻我、有、有事?”

    被吓到的小光头显然结巴了不少,陆峰主摸了摸下巴,然后挂着春风般温暖的笑容摇了摇头:“无事,不过就是途径此地,顺道过来看看你二人罢了。”

    顺道?小光头压根不信!咱们一个住在山顶一个住在山脚,这山脚有什么能劳师尊您大驾光临的?分明就是刻意为之好吗!

    可陆峰主瞧着心情好得要上天,小光头实在猜不透师尊的心思,只得顺着师尊的话头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多、多谢师尊关心,我这、这就去练功了师尊!”

    “嗯。”陆峰主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你已成家,但也不要忘了立业,你近来进步不小,年末的紫衣考核可以一试。”

    一贯严厉的师尊突然之间对小光头的实力进行了肯定,小光头嘴巴一裂,差点儿没笑出声来。陆峰主再接着鼓励了几句,然后挥挥袖袍打算走人。

    “行了,你自行修炼便是。”陆峰主转过了身,“我这就回玄玉殿去了。”

    小光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师尊缓步离去的身影,暗自思忖着师尊下山莫非当真只是为了表扬自己几句?受宠若惊的小光头吸着气摸了摸心口,觉得内心很是有些小激动。

    突然那刚刚走出几步的陆峰主又停了下来,然后回过了头,貌似不经意的冲着小光头问了一句:“晚上你们可有修炼?”

    小光头:晚上为什么要修炼?晚上不是应该睡觉嘛?

    还不待小光头回答,那边的陆峰主已经自顾自的接了下去:“对,晚上你们没法修炼,毕竟你们没有秘籍。”

    小光头:????????师尊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低调炫耀完毕的陆峰主心情愉悦的离开了,毕竟陆峰主的心眼只有针尖那般大小,对于小光头曾经带给自己的打击始终耿耿于怀。

    小光头在风中凌乱了半晌,然后果断的回屋找自家宝宝寻求安慰去了。

    等到顾师娘吃了午膳之后,腰酸背痛的下山遛弯之时,早就等在云扬殿外的景泉枝,冲着顾师娘神神秘秘的招了招手。

    顾师娘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泉枝,怎么了?”

    景泉枝把顾师娘往旁边一拽,紧张不已的低声问了一句:“最近师尊有没有说惊蛰的不是?”

    顾师娘摸着脸摇了摇头:“没有啊?他没有说惊蛰的不是啊?前些日子还夸惊蛰悟性不错进步不小呢?”

    “是嘛?”景泉枝也纳闷了,“那师尊为何早上特意来山脚吓唬惊蛰?我家惊蛰到现在还躺在屋里魔怔着呢。”

    顾师娘哪里知道自家男人干嘛大清早的下山吓唬小光头,那时候顾师娘正在被窝里睡得昏天黑地。毕竟被憋得脸色发青的陆峰主拉着修炼了整整一宿,顾师娘表示自己喂不饱这匹饿狼。

    一回想起来,顾师娘立马觉得有些腰酸。酸软的顾师娘把手往腰上一叉,然后歪着头莫名其妙的问景泉枝:“他下山吓唬惊蛰做什么?惊蛰到底是怎么一个魔怔法?”

    景泉枝想了一会,然后学着小光头的样子呆滞了目光,傻傻愣愣的不断喃喃低语:“师尊问我晚上有没有修炼?师尊是不是暗示我要勤加练习不能睡觉?不能睡觉就不能睡觉,但是没有秘籍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有秘籍就不能修炼?明阳心经我也是会的啊?泉枝哪,你说师尊到底是几个意思?”

    景泉枝也没想明白,那头的顾师娘却突然回过了神,然后红着脸目光躲闪的不敢看景泉枝了。

    这个二货!顾师娘心中暗骂,怕是巴不得让全山头的弟子都知道他圆了房吧!

    景泉枝惴惴不安的拉了拉顾师娘的袖袍:“若是惊蛰有哪里做得不好,还烦请师尊明示。”

    顾师娘尴尬的咳了两声:“没有,没有,你家惊蛰好得很。”

    “那……”景泉枝半信半疑的抿了抿嘴,“师尊究竟要惊蛰晚上如何修炼?秘籍又是怎么一回事?”

    景泉枝话音一落,旁边的顾师娘咳得更厉害了。虽然顾师娘无比的想落荒而逃,可景泉枝还目光灼灼的把自己守着,顾师娘没辙,只得磨磨蹭蹭的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

    “喏。”顾师娘觉得自己臊得慌,“晚、晚上修炼这个,对、对修行大有裨益。”

    景泉枝如获至宝般的接了过来,然后感激的冲着顾师娘浅浅一笑:“多谢你呀云舒!我一定会让惊蛰潜心修炼!不辜负师尊对他的期望!”

    “咳!”顾师娘红着耳根抬头望天,“你师尊对他没什么期望……此外这书你让惊蛰誊抄一遍就好,抄完了还得还给我。”

    开玩笑,要是把自家男人的手绘本送给了他人,只怕自家男人能让自己两天两夜翻不了身。

    景泉枝点头连声应着,然后宝贝的将书卷往怀里一搂,赶紧一路飞奔下山,把书卷带给了自家宝宝,好让程宝宝放宽心。

    双眼无神的程宝宝接过景泉枝递过来的书卷,小心翼翼的翻了数页,然后景泉枝惊讶的发现程宝宝有如重获新生一般,黯淡的脸上突然一片光芒。

    景泉枝将头凑了过去:“师尊给的秘籍究竟写了什么……”

    话还未说完,小光头啪的将书一合,伸手把景泉枝推远了些:“你先别慌!你等我琢磨透彻了再跟你讲!”

    景泉枝茫然的摸了摸脸,眼睁睁的瞅着小光头捧着书卷缩到角落开始忘我的细细研读。等到华灯初上之时,困顿的景泉枝钻进了被窝,然后看着小光头嘿嘿嘿的坏笑着爬了过来。

    景泉枝表示很懵:“做什么呀?”

    小光头咧开了嘴:“师尊说了!让咱们晚上好好修炼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