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得意忘形的少帅
    本站 0zw

    沈若初不解的看着厉行,厉行的吻越来越深,根本没有给沈若初想别的机会,就这么吻着。

    灼热的呼吸,让沈若初脑中一片空白,任由着厉行吻着,手抓着厉行雪绸的衬衣短袖,软软的布料,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厉行觉得自己就像是着了魔,只要碰了沈若初,整个人就跟中了邪一样,根本不受控制了。

    细细密密的吻,充斥着沈若初整个呼吸。

    看着沈若初微微嘟起的唇,被自己吻的有些泛肿,厉行一声满足的喟叹,放开沈若初,眼底净是满足。

    厉行搂着沈若初的腰,腾出一只手将沈若初有些凌乱的衣服给整了整。

    林瑞的车子开的很快,停下来的时候,沈若初看向窗外,这才发现是那座废弃的旧工厂,厉行伸手掐着沈若初的腰,将沈若初从自己身上抱了下来。

    林瑞已经下了车,给两人开了门,厉行率先下了车,沈若初便跟着下了车,这才发现这座废弃的旧工厂是很眼熟的。

    厉行曾经带她来过,不是旁的地方,厉行的那座小型的军火库在这儿。

    “你让我陪你来这儿?”沈若初询问的目光看向厉行,厉行让她陪陪他,她还以为厉行想要去什么地方呢。

    “走,哥带你去看个好东西。”厉行朝着沈若初神秘的笑了笑,顺手捞起沈若初,就跟抱孩子似的,沈若初就这么挂在厉行身上。

    沈若初瞪大了眼睛看着厉行:“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小心着点儿走。”她只要跟紧厉行的步子,应该是没问题的。

    “乖一点儿啊,别动,哥还没娶你呢,不想就这么白白的死了。”厉行伏在沈若初耳边,没脸没皮的说着。

    厉行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可是沈若初觉得暧昧的不行,尤其是林瑞在,被厉行这么抱着,是很丢脸的,她没有厉行脸皮那么厚。

    可厉行说了,这儿到处都埋了头发丝儿雷,一触即炸的那种,她不敢胡来,只能紧张的搂着厉行的脖子,生怕厉行分心。

    两人就被炸个粉身碎骨了,得不偿失。

    林瑞在后头,不住的摇头,纵然若初小姐再聪明,还不是被自家少帅给吃的死死的,这里确实埋了头发丝儿雷。

    但是他们都是知道埋在什么地方的,只要小心点儿是不会有问题的,而且少帅对这儿地形早就熟记于心,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从这儿走进去,不会踩着雷的。

    三人走了好一会儿,越过雷区,进了安全区域,沈若初立马推开厉行,从厉行身上下来,厉行不悦的眯了眯眼,跨步上前,伸手搂着沈若初的腰,同沈若初一起进了工厂里头。

    几人进到工厂里头,再往暗道而去,到了暗道的密室里头,沈若初才发现尤玲珊也在。

    尤玲珊上前一步,轻喊了一声:“少帅,沈小姐。”

    她同林瑞他们不一样,见过沈若初的次数不多,没办法像林瑞他们一样,亲密的喊她若初小姐。

    厉行“恩”了一声,对着尤玲珊问道:“那些棉花和布匹都转运南城了吧?”

    “是,少帅,跟着货车直接走了。”尤玲珊对着厉行回道,她没想到少帅对沈小姐的事情这么上心。

    只是这些小事,都要面面俱到的。

    沈若初朝着厉行看了一眼,心中多少是感动的,有些事儿,不必她说,厉行便会帮她做好,无需操心太多。

    厉行点了点头:“走吧,带我去看看。”说话的时候,厉行搂着沈若初,率先离开了。

    “是,少帅。”尤玲珊应了一声,跟上厉行和沈若初的步子。

    到了一间宽阔的密室,沈若初便见眼前被三块黑布盖着的东西,尤玲珊对着那边的几名副官递了个眼色,副官立刻上前,将黑布掀开。

    三架赞新的战机,就这么赫然立在那里,整整齐齐的,沈若初眼底满是惊讶,厉行的眼里是掩不住的笑容。

    “这战机不是没运过来吗?”沈若初忍不住对着厉行问道,那会子余崇珺将货查的很严,每一箱棉花都开箱验货了的。

    若是战机混在里头,早就被发现了,可是现在战机就在眼前,就跟做梦似的。

    厉行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眼睛有些发亮:“谁告诉你没运过来的?只不过没有混在棉花里头,而是混在布匹里头了。”

    当时童爷和他说了,战机混在棉花里头,特意找人订了木箱子,不会磕着碰着,一路过来,很容易的。

    只要余家码头那边不拦着,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可他了解余崇珺,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余家的码头,哪里那么容易过?

    虽然是有文件的,可余崇珺是什么人啊,就算是督军的货,他照样敢开箱验货,所以他同童爷商量着,棉花就这么装过去。

    但是战机,可以混在布匹里头运过去,这样反而更安全一点。

    童爷有些担心,可是瞧着厉行这样,索性还是同意了。

    “你怎么敢?布匹可是比棉花更容易被查验的。”沈若初听了厉行的话,不由瞪大了眼睛,只能说,厉行胆子太大了,这么做,根本是在冒险。

    她就知道,这世上,只有厉行不想做的事儿,没有厉行不敢做的事儿,他什么都敢胡来,哪怕是运战机这种事情,他都用的是剑走偏锋的法子。

    厉行听了沈若初的话,脸上漾开大大的笑容:“没办法,不管怎么样,咱都得赌一赌是不是?”

    他料定了,余崇珺在棉花里头,查不出什么来,就不会去验那些布匹了,所以他叫了尤玲珊来,让尤玲珊多在棉花上上心。

    这样一来,余崇珺肯定是要盯紧那批棉花的,在棉花上找不出破绽,余崇珺就只好放行,所以他赌赢了。

    就这么把战机给运过来了,抬进了他的军火库。

    这是他的战机,属于他自己的战机,以前看见阿爸手里的战机,没有不眼馋的,做梦都想给弄几架回来。

    可是不太实际,可是遇上沈若初后,他弄到了战机,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否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到属于自己的战机呢。

    “你真是太大胆了。”沈若初连连摇头。

    怪不得这一路上厉行都那么的开心,说那些浑浑噩噩的话,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的。

    她还在替厉行可惜的时候,这三架战机就已经不动声色的到了厉行的军火库。

    一旁的尤玲珊和林瑞看见厉行这么高兴,心中也替厉行开心的,自家的少帅,有的是雄才大略,就是现在这个年纪。

    自己开门立府,做督军,都是能够胜任的。

    厉行伸手揉了揉沈若初的头发。

    说话的时候,厉行上了战机,眼底满是宠溺,对着沈若初伸了手:“要不要试试?这里头可有你一份儿功劳的。”

    沈若初看了厉行一眼,跟着上了战机,看着眼前一排排的按钮仪表盘和操纵杆,多少是没有头绪的,车子她会开,飞机,还真不行。

    可是她知道厉行是会开战机的,厉行伸手摸着战机操纵杆,对着沈若初道:“若初,你知不知道,我想要培养自己的一批空军出来。”

    陆地战和空中作战是完全不同的,陆地战会受很多的地形限制,而空中作战不需要,占足了优势。

    现在大家对这些东西,还不能完全的接受和熟悉,可只有经历过空袭的人才知道,这种优势有多大。

    你他娘的就算是用重型机枪,想要击落飞机,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

    所以他早就动了这个心思了。

    沈若初还是头一次听厉行和她说这些事情,心中是理解的,伸手握上厉行的手:“好,你想做什么,尽管去做,我会支持你的。”

    她一定会帮厉行完成他的心愿,他想要的,她都尽力去帮他,她知道培养空军是很烧钱的,厉行如今只是个少帅。

    手里的军饷是不足的,等祁氏大楼一一完工,她就得去找祁容,把合同定了,准备生意上的事情了。

    “谢谢你,若初。”厉行伸手回握着沈若初,眼底满是欢喜,这就是他看上的女人,和别的女人不同的,沈若初知道他的想法,他没有说明白,她就知道他的野心。

    当初她冒冒失失闯进他的世界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女人是与众不同的。

    沈若初点了点头,开始问着厉行飞机上的一些知识,她好奇的,她都想知道,尤其是看见陆以宛开着直升机帅气的模样,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厉行便对着沈若初讲起了飞机的原理,和操作方法,沈若初像个学生一样,听的认真,这也是厉行喜欢的一点,沈若初是真的喜欢学习东西,任何她感兴趣的,她都能虚心的学。

    就在这时,林瑞朝着厉行走了过来,对着厉行禀告着:“少帅,余爷来了,车子就停在工厂外头。”

    “他怎么来了?”沈若初不由瞪大了眼睛,看向厉行,余崇珺来了,想必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找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