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 第349章 厉行的反常
    本站 0zw

    厉行从来没有这样的反常过,厉行整个人压在沈若初身上,没有理会沈若初的话,兀自找着沈若初的唇。

    一副只想着发泄的模样。

    这让沈若初紧张的不行,她不知道厉行遇上了什么事情,突然这副样子,以前厉行就算是再怎么猴急。

    也不会不顾她的意愿胡来的,他对她一直很温柔,什么都随着她,现在厉行只想着发泄,让沈若初有些着急。

    要知道,厉行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镇定。

    天大的事情,都不能撼动他半分,他也不看在眼里的,一个少帅,敢自己建立军火库,现在直接拿下了一个城,如今又轻松的把鹤城给拿下了。

    以后这雁门和鹤城就是厉行的地盘了,鹤城的地理位置就不用说了,雁门富裕,属于南方,大都是做生意的,很好管理。

    拿下这两个人地方,将来厉行再怎么不顺,就算是没有当上督军,被厉琛逼迫着离开迷城。

    最不济,他都可以在这个地方卷土重来的,一个少帅,在这北方十六省督军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的胆子和野心有多大,根本是无法估量的,所以她从来不曾为厉行担心过什么,因为厉行不需要她担心。

    他这样的人,是什么都不怕的。

    现在厉行反常成这个样子,沈若初怎么能不怕呢?她甚至觉得心慌。

    厉行没有理会沈若初的话,唇急切的找着沈若初的唇,碰上沈若初柔ruan的唇,厉行便低头汲取甜蜜。

    “唔,唔…”沈若初紧闭着唇,不让厉行碰她,厉行冷着脸,就这么轻轻一咬,一股子疼痛传来。

    疼的沈若初倒抽一口凉气,“嘶”的一声,微微张开口,厉行的长舌立刻伸了进去,不顾沈若初的反应,在沈若初不停的翻搅着。

    吻变得越来越深,厉行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了。

    沈若初抬手用力的推着厉行,可奈何厉行用的力气很大,沈若初根本不能推动厉行半分。

    厉行不以为然,就这么大手一伸,直接抓着沈若初的手,越过沈若初的头顶,沈若初的手按在枕头上。

    手被厉行这么压着,沈若初动弹不得,气的小脸儿通红:“厉行,你放开我!”

    厉行不以为然,非但没有放开沈若初,反而肆意妄为的亲着沈若初,从唇到耳后,再到脖颈,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粉红的印子。

    厉行将头埋在沈若初的脖颈里头,灼热的呼吸,吐在沈若初的脖颈里头。

    “初儿,别这样,我要你,我想要你。”厉行有些急切的开口,脸上紧绷着,手胡乱的扯着沈若初的衣服。

    一阵阵酥麻,惹的沈若初阵阵发颤着,沈若初被厉行给亲的七荤八素的,有些娇憨的声音开口:“厉行,你别这样。”

    她不知道厉行发生了什么,厉行越是这样,沈若初越是着急的不行,整个人,像是被厉行点燃了一样,浑身微微发颤。

    一股股的电流,就这么冲击着。

    厉行的手在沈若初身上来回的摩挲着,吻落在沈若初的脖颈上,厉行紧绷着脸,眼底不再是之前那种隐忍,而是急切,毫不掩饰yu望的急切。

    厉行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初儿,我要你!”

    在厉行眼里头,沈若初是娇贵的,他从来都不忍心弄疼她,今天却反常到这个地步,厉行微微起身,一边解着自己军衬的扣子,一边扯着沈若初丝绸的睡衣。

    从来都不曾这样猴急过,厉行今天是不打算忍了。

    厉行带着茧子的手,探进沈若初衣服里头,惹得沈若初难受的不行。

    沈若初看着厉行的样子,几乎是用尽了所以的力气,将身上的厉行给推开了,厉行躺在床上,也不过顿了顿,旋即,厉行猛然起身,又朝着沈若初扑了过去,将沈若初给压在身下。

    沈若初气急了,再次推开厉行,厉行躺在沈若初身边,军衬的扣子全都被扯掉了,厉行裸着胸膛,就这么躺在沈若初身边。

    沈若初捞过被子,将自己给捂着,冷着脸的看着厉行:“厉行,你这又是发了什么疯呢?”

    厉行太反常了,反常到以至于,这种亲热,都让沈若初觉得有些慌,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能让厉行成了这个样子。

    她是一定要问清楚的,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厉行发生那些事情,会成为噩梦般的回忆,陆以宛说了。

    两个人之间,这本该是很美好的事情。

    厉行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脸色冷沉着:“初儿,对不起,是我犯浑了,去楼下帮我拿瓶洋酒上来吧。”

    他今天确实是过分了,吓着沈若初了吧?

    沈若初就这么看着厉行,眉微微打了个结:“厉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连我都不能说的吗?”

    厉行越是不说,沈若初越是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能让一向淡定的厉行,变得这样反常了。

    “没什么大事儿,我自己处理就好了,乖,你去帮我拿瓶洋酒上来吧。”厉行声音柔了许多。

    这些事情,他不想让沈若初跟着自己操心,麻烦事,他都能自己解决的,只是今天,确实有些棘手而已。

    “好,你躺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拿。”沈若初见厉行微微恢复了些常态,便批了件长衫外套,这个点儿,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佣人们都休息了。

    酒窖在楼下,这个老宅子里头藏了不少的酒,是厉行藏的。

    沈若初去了酒窖,看着面前的洋酒,拿了一瓶,可想到厉行那个样子,想了想沈若初又将酒给放了回去,拿了瓶红酒。

    没有多余的耽搁,沈若初又去厨房,简单的给厉行炒了个意面,煎了两个鸡蛋,她其实是极少下厨房的。

    在韩家也最多做两个简单的菜,这意面,还是韩家大哥教她炒的,说是很容易,又方便。

    炒好了意面,沈若初便将意面和鸡蛋装在碟子里头,端着意面和红酒,上了楼,进了房间,厉行仍旧躺在床上,手枕在头下,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衣服半敞着,露出结实的胸膛。

    沈若初将东西放下,拿出醒酒器和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开了红酒,将红酒倒在醒酒器里头。

    沈若初将意面递到厉行面前,一直都是厉行伺候她,今天还是她头一次伺候厉行。

    “先吃点儿东西吧,你晚上应该没吃东西吧?大晚上的,也没有什么可吃的,我给你简单的做了个意面,把它都吃完。”

    说话的时候,沈若初将筷子递给厉行。

    喝酒,总归是要吃些东西垫垫肚子的,否则是很伤胃的,纵然是红酒也是如此。

    厉行听了沈若初说,意面是她亲手做的,二话没说,接过意面,兀自大口的吃了起来,他确实有一天都没吃东西。

    晚上的时候,心情差到极点,根本没心情吃东西,现在看着意面,竟然真的有些饿了。

    厉行的速度很快,很快便将意面全都给吃完了,也把碟子上的两颗煎蛋给吃干净,沈若初瞧着厉行的模样,心疼的不行。

    这要不是饿极了,怎么会这么狼吞虎咽的。

    “你一天没吃东西了?”沈若初蹙着眉问道。

    厉行将碟子给放在一旁,顺手将沈若初给捞进怀里头:“嗯,今天太忙了,没顾得上吃饭,等有时间的时候,又不怎么饿了。”

    这几天对他来说,简直要忙得晕头转向了,建立一个军政府,办事处,是极其不容易的事情,上上下下的都要考核清楚,还有人员的任职。

    还有各处高官的选拔,都是要一一考核的。

    “再怎么样,都不能不吃饭啊?万一饿坏了怎么办?”沈若初冷着脸说着,这个习惯是很不好的。

    之前厉行还教训她了,有饭吃的时候,一定是要记得珍惜的,毕竟还有很多人吃不上饭,厉行自己却做不到。

    这事儿,一定要叮嘱一下林瑞,绝对不能让厉行饿着肚子工作。

    厉行点了点头,伸手搂着沈若初的腰,原本糟糕透了的心情,在见到沈若初的时候,全都一消而散了。

    “不是让你拿了洋酒么?怎么拿红酒了?”厉行扫了一眼醒酒器里的红酒有些不高兴的说着。

    也只有这丫头敢自作主张的换了他的酒。

    沈若初拿着醒酒器,给自己和厉行都倒了一杯红酒,慢条斯理的开口:“厉行,你在我心里是永远都不会倒的,如果你因为什么事情而酗酒,会让我瞧不起的。”

    她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厉行,厉行在她心目中,是个枭雄,一如成吉思汗那样的。

    厉行叹了口气,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红酒,猛地喝了一大口,看着沈若初,他原本是不想说的,可是沈若初的性子,你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的。

    “若初,这鹤城怕是要丢了。”厉行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脸色黑如锅底一般。

    “什么?!”沈若初听了厉行的话,震惊的不行,手里的杯子就这么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