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 第1190章 厉行太不是哥东西了
    本站 0zw

    这两人,得自己把话说清楚,他不掺和的吗,沈若初看向厉行,目光里头多了几分询问。

    厉行递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给沈若初,沈若初只好挽着厉行的胳膊,跟着厉行一起看热闹,反正厉行就是这种脾气,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

    厉琛这话,无疑是踩在陈岘玉的痛楚了,就跟让人踩了尾巴似的,真真不是个滋味儿的。

    “孙子,那是我当时失算了,我告诉你,你的人就算是进了东三省,你也别想从我那里活着出去,走着瞧。”陈岘玉不服气的说道。

    那次的事情,确实是他这辈子的耻辱,也是厉琛给的。

    厉琛懒得跟陈岘玉多说什么的,就算是那些人不能活着回去又怎么样?

    他本来就是去查陆以宛的下落,现在知道陆以宛嫁给陈岘玉了,做了东三省的督军夫人,他还有什么好查的?那些人回不回来,有什么意义?

    陈岘玉似乎也明白厉琛的意思了,直接了当的跟厉琛开口:“厉琛,我警告你,这件事儿,你不要多管闲事儿,这是我跟陆以宛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惹事情。”

    既然厉督军让厉琛去查了,肯定是不能让厉琛把这个事情说出去的,要是厉琛说出去了,可就麻烦大了。

    厉行也真是的,明知道这么个情况,还把这孙子弄过来给他添乱实在是太可恶了。

    厉行就这么看着嘴角带着笑意,厉琛则是嗤之以鼻的:“你让我不要说出去,我就不说出去,我厉琛岂不是太没出息了?”

    他不是那样任人摆布的人吗,陈岘玉威胁错了人,他不会把陈岘玉的话当回事儿的。

    厉琛的话,险些没把陈岘玉给气死了,这是诚心跟他过不去的,实在是太讨厌了。

    “厉琛,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因为看在厉行和沈若初的面子上,没有跟你计较的,这件事儿,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敢做了你。”陈岘玉有些恼羞成怒的开口。

    好话说尽了,这厉琛就是软硬不吃,你说气人不气人?

    陈岘玉还想再说什么,厉琛上前一把拉过陈岘玉,拖着陈岘玉到了一旁,厉琛已经懒得和陈岘玉废话,率先离开了,沈若初知道,厉琛这是同意不会乱说了,否则也不会跟陈岘玉斗嘴了。

    说到底,厉琛是个好人的,也真的转变了不少,懂得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别生气啊,跟他生气犯不着,我告诉你,那就是个榆木疙瘩,你生气没用的。”厉行跟陈岘玉说着,一番话,说的陈岘玉很是受用。

    厉行这话才是对的,陈岘玉忍不住跟着厉行一起骂了起来:“对呀,那是个什么玩意儿敬酒不吃吃罚酒,等着瞧吧,敢坏我的事情,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厉行今天难得跟她站在一条线上,真是特么的不容易啊,也算是厉行开明一回了。

    沈若初看着厉行的样子,就知道厉行这又是打什么算盘了,厉行可从来不会白白的帮了谁的。

    “对,你说的对,你说的太对了。”厉行连连点头,不停的附和着,“可是你也知道厉琛的脾气,他从来都不服软的,这事儿,阿爸让他查了,他肯定不可能不告诉阿爸的,所以,得我出面跟他说,我是他哥,我说的话顶用。”

    厉行自信满满的跟陈岘玉说着,如果陈岘玉不是气头上,能清楚的看到厉行眼底的算计。

    只可惜,人呢,是很容易昏头的,陈岘玉现在就昏了头,原本精明的人,这会儿也犯傻了。

    “真的假的?我怎么觉得他一点儿都没把你当哥呢?”陈岘玉表示怀疑,从厉琛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厉行这话,不太可信。

    陈岘玉这么一说,厉行着急了,不由瞪大眼睛:“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要是你不相信,你自己去摆平去,好心当成驴肝肺!”

    陈岘玉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事儿,还真是只有他能摆平的。

    “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暂且相信你一回吧。”陈岘玉勉为其难的说着,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厉督军让厉琛去查这个事情,可大可小的,只要厉琛去查了,说人不在东三省,就能还他们一个清净,至少厉督军短几年以内,不会再让人去东三省追查了。

    陆以宛会安全很多的,这笔账,陈岘玉算的很清楚的。

    厉行满意的点了点头,跟着陈岘玉笑道:“不过,我帮你,我有个要求,你答应了,我就帮你把事情摆平。”

    果然,厉行就是厉行,天生就喜欢算计,上次还算计他两架战机呢。

    但是没办法,陈岘玉不得不心甘情愿的被厉行给算计了。

    陈岘玉扫了一眼厉行,不悦的开口:“什么要求,你说吧!”

    现在只能靠着厉行了,不低头不行。

    “你那儿新弄来了一些情报窃听器的机子,给我弄两台,这事儿,我给你搞定。”厉行直接了当的开口,嘴角带着笑意。

    眼底是那种得逞的奸诈。

    他听说陈岘玉在国外弄了几台回来了,这人虽然是个老粗,但是关系硬着呢,有不少的门路,上次的那个战机也是这样的,这次的窃听器也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你想买都买不来,陈岘玉那里有。

    陈岘玉瞪大眼睛看着厉行,这特么厉行是不是天天派人在他家里蹲着了,这种事情,他做的这么隐秘,厉行都知道了,让他不得不怀疑厉行是不是在他身边按了奸细了。

    “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在我身边按了眼线了?你特么的未免太不是个东西了吧?”陈岘玉气坏了,朝着厉行骂道,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的。

    沈若初被两人给逗笑了,这到一起,就能这么斗着,其实这事儿,是陆以宛跟她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大家都懂得破译,陆以宛知道这么个稀罕的东西,可不就跟她提了。

    谁知道厉行就给惦记上了,今天抓到机会,就管陈岘玉要了起来。

    “你…”

    先两更,十二点之前还有一更,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