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本宫又活了! > 第3章 重生七七年厂花3
    按照厂里的规定,中午吃过午饭后,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倪佳的家不是很远,可是为了少看到嫂子那张寡妇脸,她就自己用饭盒带点饭,带点咸菜,将就着吃了。

    将饭盒打开在水房里,加点热水在饭里淘一淘,饭菜全热了。于是就趁着那股热乎劲,将饭全部吃完。

    似乎是从来都没有吃过的味道,即使是山野咸菜,魏凝儿也吃的蛮香的。

    吃完饭后,她就没事在厂里转转,想熟悉一下地形和一些机器操作的步骤,也能为自己争取点主动性。

    这是魏凝儿的性格,不管做什么事情,胆大心细,也使得她不管做什么,总会显得比别人优秀许多。很多人却只看到事情的表面,却不知道别人的付出。

    这些事情,当然不需要别人去教,而是看你有没有这个觉悟。

    这是为何同样是做宫女,她魏凝儿就能得到别人的赞赏,最后得到富察皇后的赏识。

    富察容音,想到善良的皇后,魏凝儿有些出了神。

    如果这世上真有万能的系统大人,她倒是真的希望能够和原主子再续前缘,哪怕她只是在她身边做一个小小的宫女。

    原主倪佳以前胆子小,说挖土,就挖土。从来不敢朝厂里的其他地方多看,现在的魏凝儿身体里,可是装着一个成熟女性的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人。

    能在那三千佳丽和吃人的后宫中,混到人上人的位置,甚至于到死,乾隆都对她另眼想看,不得不说,她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要找出害死原主的人,但也有必要改变下,小姑娘现在的生活状态,她这样的生活也太憋屈了些。

    中午的时候,大家多数都在休息,忙碌了大半天的机器也得休息。

    倪佳就在那切砖机旁边转悠着。

    没想到,她刚到那机器旁边,还没摸上手,就听到旁边有人说话了。

    “喂,小姑娘不要摸,机器旁边危险。”是个男人的声音,那人声音中带着几分慵懒,似乎刚睡醒的样子。

    倪佳本来以为这边没人,自己便想去看看,没想到,冷不丁的竟然冒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来,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但她不是吓大的,她偏生不惊惧。不然越显得她心虚了。只见她慢慢的转过身去,视线也慢慢的放在了说话那人的身上。

    眼神中带着几分不服输的看着对方,“叫谁小姑娘,我的手动都没动,你咋就说我摸了。”

    前方不远处,放着两张长凳,只见一人长手长脚的半躺在那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睡觉呢,却不想这人的眼睛像是长在了脑后。

    说话时,那人依旧保持着和前面一样的姿势,,脸上盖着一顶帽子。“要是按照厂里的规矩,机器旁边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念你今日是第一次,你走吧。”

    这人,说你胖,还喘上了。

    “切,我就是路过而已,谁说我看了,不就是一个铁疙瘩吗,有啥稀奇的。”

    那人嘴里嗤笑了一声,却再也懒得答话,帽子盖在脸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咋地。

    魏凝儿不由又朝那人看了一眼,只见那人一身的军绿色,根据原主记忆,她判断出这是军人才会穿的迷彩服。这个时候的人,家里谁要是能有这一身绿皮,那就是特别有面子的事情,不管是不是真的军人,穿出去就是爷。

    她匆匆撇了眼那人,也没看到那人长相,便直接走出去,继续去看那边堆的砖胚。

    这堆着的砖胚总能看吧!

    魏凝儿十分聪明,什么东西一看就明白了。原本她还不知道那砖块的制作流程,刚才走近了一看,又四处看了看,心里做了一些比较,基本上也心里有数了。

    先是挖土,土质必须是有粘性的黄土。然后用搅拌机搅拌,再整土。将一整块泥巴用机器压成正正方方一大块。

    再放在切割机器下面,进行切割。切割完毕,并不能马上上窑。这些土胚砖块必须要晒干才能拿进去烧。晒干的程度,不需要全干,九成干就行。这些砖块摆放时,还必须是以空心堆叠方式整整齐齐的码好。中间留出空隙,方便通风。防止砖块暴晒裂开成为次品,这些砖块必须用草席盖着。

    土胚吹到一定时间,差不多八成干,就能上窑了。

    魏凝儿看到地上只搬了一半的土胚砖块,大约是八九成干的程度。

    和这边遥遥相对的,便是窑厂的中心之地,烧窑的地方了。

    这些土胚砖,晒成半干之后,便整整齐齐的码在窑洞之中,等全部摆满了之后,开始用砖块和泥土开始封窑。高温烧制三天三夜,等明火转成蓝火,就说明砖块烧好了,等待降温冷却后就可以出窑了。

    出窑后的砖块,也要检验品质,上等品,中等品和次品,这些砖都是宝,会用不同的价格出售给不同的建筑工地。

    对于那些次品砖,多数是以比较便宜的价格,卖给自己厂里的工人。不是本厂的人,想买还得托人,这也算是员工福利。

    在宫里时,魏凝儿随皇帝南巡去过景德镇,她在那里观看过烧制瓷器的整个过程。当时他们去了,那里的人当然是将最好的分分彩开奖结果展示给她们看,时魏凝儿还心血来潮的玩了一把制陶工艺。

    却没想到,今日她能受益。

    其实将这里看完后,魏凝儿觉得这些砖块的加工,和陶器制作有异曲同工之妙。

    陶器制作更加精细一些,这些砖块的烧制,和瓷器相比,简直是小巫中的小小巫。

    就在魏凝儿准备回到工地时,身边却莫名走来一人。“看完会烧窑了?”

    听到还是那个人的声音,而且话语里还有戏谑之声。

    魏凝儿便觉得这人挺小气的,只是看看而已,关你什么事情,竟然还跟过来了。她不由没好气的说:“我只是在外面看看,不犯法吧。”

    “没事,你随便看。”说完他又加了句,“如果光是这样看,你就会烧窑了,我也佩服你了。”

    魏凝儿心里冷笑一声,我就是那个例外。

    不过,她已经没有和这个人继续说话的兴趣,看都没有看他,直接离开去工地了。走在路上,她的内心却在高旋转这,此刻她心里想的却是那烧窑的分分彩开奖结果和挖土的方法。

    “呵,脾气还挺大。”只听她身后的男人,朝她深深看了一眼,也转身离开了。

    看着北朝黄土,面朝天的地方,男人略微郁闷的将帽子戴好,朝前方的办公室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