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本宫又活了! > 第21章 宁惹蜜蜂,别招苍蝇
    怜儿因为手上有伤,先被人带去了医务室。说是医务室,也没有什么好的医疗设备,无非就是用酒精棉花擦点红药水之类的,要是想吃抗生素,得到外面的大医院去才有,这个要自己出钱的,还贼贵。

    怜儿手里没钱自然是吃不到什么好药,见那老大夫处理的如此简单,她的嘴巴都翘得可以挂葫芦了。想到自己平时百试百灵的功夫,不由朝他撒起娇来。“大夫,这样就行了?我的手会不会留疤啊?你要不要再帮我看看吗。”

    说完她还故意用手拉着那老大夫的胳膊。那老大夫脸上戴着老花眼镜,都快被她摇晕了,不由用力的咳嗽一声。说道:“你,你快放开我。”

    听到屋子里有声音,那站在外面送她来的小伙子,立刻出现在门口。不由上前一把拉开她的手道:“你在干什么?再不规矩点,就送你到保安室关禁闭。”

    “切,凶什么凶啊,我就是着急病情,问问大夫,又没有做什么。”

    那老大夫被怜儿摇的有些难受,再说她也没有真的做什么,不由暗自摇了摇头,朝他们挥了下手让两人离开。

    “小姑娘,你快走吧,没什么大事情。只要这几天不要碰生水,不要出大力气,每天来擦下药。”

    随即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直接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红瓶子,里面装的有药水。又道:“你不用来了,我把消炎药直接给你,每天洗好手,上下药就可以了。”

    “没有再好点的药了吗,我听人说,现在有种药,一吃那伤疤就会好的。你看我这么嫩的皮肤,留了疤不好看啊。”

    “我们这哪有那种好东西,有这个就很好了,快走吧姑娘。”老大夫似乎很不想和王怜儿多说,直接下逐客令了。

    王怜儿只能将药接了过来,离开了。在路上的时候,嘴里便开始骂那个老大夫。

    旁边那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忙道“姑娘,积点口德吧,免得遭报应。”

    却不想她只顾着骂人,没留意脚下一块凸出来的石头,她直接栽倒在地。

    半天后,她才从地上坐了起来,嘴里倒抽着气,裤子都被跌破了。

    王怜儿不由气的直接爆粗口了。

    “x,痛死我了,那个天杀的在这里埋石头。”

    “是你自己不长眼睛,怪人家?别装了,快点吧。队长在等着你呢,对付你这样的小姑娘,我们队长有的是手段。若是晚了,惩罚是双倍的。”

    年轻人看到王怜儿得了现世报,心里暗道跌的好。这会更是毫不留情的故意说话吓她。

    果然,这王怜儿被吓到了。想要爬起来,挣扎了半天才勉强能站起来,没想到腿却有点瘸了。

    “喂,这位小哥,扶我下呗,我腿摔到了。”

    “我可不敢碰你,万一被你讹上了,我找谁去。”

    王怜儿没想到这个臭小子竟然油盐不进,气得不行,忙道:“你莫不是咱们厂里的人吧,你是专门来整我的?是不是倪佳在队长那里说了我的坏话,所以你才这样对我的。”

    年轻人再也忍不住了,不由看了王怜儿两眼。“就你这样的,还想跟人家比,提鞋子都不够。”

    这下王怜儿气疯了,随即从地上捡起石头,就要打人。不过她哪是人家的对手,最后是被年轻人一路抓着胳膊,硬拖回去的。

    ----

    令魏凝儿没想到的是,这次宋承宇还真的是公事公办,让她们一个个进去做笔录审问,而且还是分开做的。

    李文燕先进去,她只能在外面的休息区等着。说是休息室,也就十几平米的样子的小房子。外面天气十分闷热,没想到,这里倒是挺凉快。

    走到屋子里,才现这边重新开了一扇大大的窗子,站在窗户前,可以将厂区的情况一览无余。想必他经常背着手,看厂区里面的情况吧。

    魏凝儿的脑子里,这时忍不住自动脑补了下,宋承宇背着手站在这里看着厂区的情况,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

    挨着窗户后面就是一长排办公室,什么仓库还有各个领导的住所。中间有条小巷子,这风就是从这巷子里吹过来的。

    依稀的,风中还有些淡淡的花香。

    看着这里干干净净的样子,和她印象中的保安室好像不一样啊。她以前来送过东西,记得这里乱糟糟的,还没有走近就会闻到一股刺鼻的汗酸味。那些剩菜剩饭,就倒在门口,走过去,那些绿头苍蝇“嗡”的一声,能将人的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这会屋子里面的东西,不但都被摆放的整整齐齐,井然有序。却不想,这里竟然还搞起了绿化。先是前面弄了个长方形的花池,池子后面就种了几排树。

    因为有些好奇那后面到底怎么弄的,她便够着头朝外面看了看,果然现那边一排办公室前面,种起了一排树木,那花香就是从那树上散出来的。

    闻着那花香的味道,有点像香樟树。乡下这种树挺多的,说是可以赶蚊子。比较讨厌的是,这树叶子特别多,一年四季不是落树叶,就是落花径,要是种在自己院子里,可有的忙活了。

    等的实在无聊,她便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昨晚赶工这会她已经有些困了,加上这里十分凉快,又没人打扰,她坐下来上下眼皮子便在打架了。

    等她蓦地被人拍醒了,才现是李文燕。

    只见她噘着嘴,万分委屈的样子,就知道这次的谈话情况不大好。

    被拍醒了,魏凝儿也了无睡意,脑子立刻就清醒过来了。

    看她竟然能睡着,这心真不是一般的大。

    “怎样了?”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叫她燕儿啊,或者文燕之类比较亲昵的称呼,毕竟前面两人还在打死架。

    “哼,这个姓宋的,果然狠。竟然罚我打扫咱厂区一个礼拜的卫生,这么大的地方,这是要做死我啊。”李文燕说这话时可谓是满嘴的怨言。

    听她这么说,魏凝儿反而放下心来,这样看来处罚还不算重。

    这样既能表示出他处罚的决心,又不会让人觉得他包庇。

    “那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不过那个王怜儿,我可不希望和她分到一起。”魏凝儿觉得白莲花,无心机的人好对付,唯独那些嘴上称呼可怜,私下里却是撒泼耍蛮,蛮不讲理的圣母婊,却是令人头疼。

    宁愿招惹蜜蜂,也不能被那些苍蝇盯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