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本宫又活了! > 第118章 小宫女的养成日常28
    www.50zw.com

    霍成比季九麟的性格稳重一些,脑子也没有那么活络,人却是比较本分。

    见魏凝儿受了委屈,还兀自坚强,连忙安慰她说:“轻轻你放心,有我呢。要是我搞不定,还有总领大人。人家都说总领大人,面冷心热,嘿嘿,今日我算是体会到了。九麟下次要是再敢胡来,我就直接将他的手给绑了。”

    说完,霍成还嘿嘿直笑。

    魏凝儿看了他一眼,心道,真是个傻哥哥,那个人深不可测,那里是他们这些凡人能驾驭的。

    不过她对鱼正阳的那句,救你就是救我自己这句话,有些不大理解。难道还有别的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算了,不去想了。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操心也是白操心。

    真的能为那些受苦受难的宫女们做点好事,倒也是积善行德的事情,对她升级很有益处。

    “九哥要误会我,我也没有办法,我想时间能证明一切。”

    霍成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那我们现在就上山去吧。”为了装的像一些,魏凝儿和霍成一人背了一个水篓,要是觉得那水有问题,还可以弄一些回来研究。

    见魏凝儿和霍成背着水篓像是要上山的样子,鱼正阳暗中叮嘱下属,派了一个人保护他们的安全。他怕万一山上会发生其他危机宋轻轻安危的事情。

    鱼正阳的第六感很强,他觉得宋轻轻有这样的医术,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而那日她在他面前说的,他三日后,必有内伤复发,这才过了两日他的身体已经很不舒服了。

    刚才他出手制止季九麟,牵动了心脉,这会就连呼吸,胸口处都有些痛。不然的话,他肯定会和她一起上山的。

    他于是到了太医院,请院正帮自己诊脉,看那个宋轻轻说的是否准确。

    院正帮他把完脉,摸了下自己的山羊胡须后,才缓声说道:“鱼大人这几日的伤,本来养的还可以,不想今日又动了伤口。这样一来,对于你伤势的康复,就缓慢了。”

    鱼正阳内心暗自点了下头,院正的医术还是可以的。

    他不由又问了句。“那沈院正,可否帮我看看,我的心肺是否受到损伤,刚才我呼吸,咳嗽,胸口处均有刺痛之感。”

    “是吗?容老夫再细细查看一下。”

    又过了会后,沈院正才道:“鱼大人不必过于担心,想必是肌肉拉伤所知,这两日你不要大幅度动作,在家需要静静养伤才是。”

    鱼正阳露出一副十分诚恳的神情,谢过了沈院正,又去太医署询问那些太医们研究此事事件的结果,到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正要出门,鱼正阳看到了,禁卫统领,赵志山。

    “呦,这不是鱼大人吗?听说你这两日带着一个小丫头片子,这里查那里看的,还以为你找出原因了呢?没想到,啥都没有找到,看来鱼大人的威名也是空有虚名啊。”

    那赵统领身后的几名禁卫不由笑道:“大人,你这也太夸赞他的吧,他不过是运气好走了狗屎运而已,其实没什么真本事。听说前几日被人打的站起来呢。”

    “呵呵,是吗?竟然没有被打死。”

    这边几人声音很响,神情格外嚣张,鱼正阳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赵志山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说完他从他们面前走过,眼神都不带闪一下的,完全是忽视了他们这边。

    赵志山讨了一个没趣,朝他的背影啐了一口,““呸”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似的,等着吧,老子我这次一定会先于你们找到原因的。”

    他刚啐完,便见身边的人来报,在他耳边说了两句。

    赵志山眼神一闪,对身边的人说道:“既然他们上山去了,咱们也上山,一定要给我盯紧了。”

    “是!”那人随即又道:“大人,今日上午他们去了一趟掖庭做了不少事情,现在宫里的人,都在传那个鱼正阳的美名呢。”

    “咱们也派人去,给她们送些好吃的过去。”

    “是大人。”

    霍成真的没有骗自己,魏凝儿爬到后面腰抬不起,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要不我背你吧,这泉眼处还远着呢。”

    “不用了,成哥哥,我可以自己走的。”魏凝儿没办法只能又在系统里兑换了两瓶精神药水,喝完药水后,精神瞬间恢复了。

    两人又走了一会,听到了一阵阵水流声。他们忙惊喜的互相对看一眼撒开腿朝水流声那里奔了过去。

    因为是供给宫里的水源,主干道都是用东西给遮住的,一般是无法进去弄到水的,但是还会有支流。现在霍成和魏凝儿看到的就是那泉水的小支流,很小的一条小河渠,从山上一直蜿蜒而下,清亮的水,看上去格外喜人。

    虽然是冬天,两人走了这一会路,也是累的大汗淋漓了。

    “成哥哥,我们去喝点水。”

    “好,我把水囊的水也给装满,万一等会渴了你可以喝。”

    魏凝儿点了点头,提着裙摆,往小溪边跑去。用手捧着一些水放在嘴边,喝了一口。不过还没有喝进去,她便是吐了出来。

    “呸,这水怎么这么难喝?”

    霍成不信忙道:“不会啊,这里的水就是上面的泉水,应该和咱们宫里的水差不多的。”

    “不对,这水肯定有问题。”

    幸好魏凝儿随身带着银针包,她忙拔出一根银针放在水里试探了下。一会后,银针没有发黑。那就是说这水里没有毒。

    “成哥,你等下。”

    “又怎么了?”霍成有些奇怪的看着魏凝儿,不得不说,她现在确实和以前不大一样,这一路上她看得格外仔细,哪怕是一棵树模样长得奇怪一些,她也会看上半天。

    只见她在身上掏啊掏的,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陶碗来。然后放了些水在那碗里,旁边用两块平整的石头垫着,中间挖空,就跟在家里灶洞煮饭一般。

    “你要煮东西?”

    “嗯,等会你就知道了。”魏凝儿忙用火折子,点着了柴禾,去煮那碗水。

    有的水,生水没毒,可是一旦加热后就会有毒。因此她喝到这有味道的水,才不会掉以轻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