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本宫又活了! > 第154章 小宫女的养成日常54
    www.50zw.com

    宋俊看着这两气红了眼的老头,有些同情的看着魏凝儿道:“我说二老不必如此大动干戈吧,咱们有话好好说。”

    陈太医和王医正同时翻着眼睛看着宋俊,宋俊他们不敢得罪,因此只能将气撒在了魏凝儿的身上。“我说师侄啊,你有仁心那是好事,可是一味的做烂好人,就是你的不是了。她明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竟然为了强出风头,找毒源,还敢给人开药看病,她如此藐视我们太医院,将我们太医院的人不存在么。”

    看着眼前的两名太医气的脸红胡子跳的,魏凝儿现在才有些摸清状况,似乎是她这边出了些问题。可是前面宋俊带她来的时候,并没有说,这里还有两个脾气怪异的老头在等着她,兴师问罪。“喂,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啊?你前面竟敢骗我?”魏凝儿也不是吃素的见有人要来抓她,直接一个健步躲在宋俊的身后了。

    只要人家来抓她,她也不来硬的,直接将宋俊推出去抵挡好了。

    宋俊没想到她这个看似手无敷鸡之力的女子,力气竟然如此之大。更为可怕的是,她一只手看似随的抓住他的胳膊,实则是按在了他的麻穴之上。

    他吃不准这个小丫头是故意为之,还是无意中触碰到的,总之这会轮到他不敢大意了。

    “误会,这绝对是个误会。”宋俊那张轮廓分明,一直带着戏谑的脸上总算多了几分严肃神情,他这样算不算,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早知道人家不是一般的人,怎会如此轻易就被这两个老头给唬住。

    “我说两位太医,所谓医者同源,再怎么说,宋宫女也是立过大功的,如今虽说这其中出了些小状况,你们也不能将责任全部推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不是。”

    “你莫不是见这小宫女长得好看,所以动了恻隐之心,我这就带她去面见皇后,这事情得由皇后娘娘定夺。”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再不和我说,别怪我不客气哦。”说完,她前面那根将成王吓晕过去的长针又出现在她手缝处,看着那针头,宋俊突然觉得这丫头不是在开玩笑。

    “我也不清楚啊。”

    “还不说实话?”魏凝儿看了他一眼,手指已经慢慢的摸到他手肘内里控制主动脉的位置,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句。“我呢以前最喜欢拿针扎人了,比如我先扎你手经大阳穴的尺神经,再按你颈后的玉枕穴,你说会不会出现很有意思的情形?”

    她说话时,声音轻轻的,温热的气息,不经意的吹到他耳边痒痒的,眼睛低垂时,正好看到她那两片颜色娇艳的红唇,宋俊顿时觉得喉咙有些干。可是想到她这轻声细语说出的部位,顿时觉得,惹到不该惹的人,一点都不好玩。

    这两个部位均是人身体的重要穴位,只要制住人的这两个部位,轻则手脚酸麻,动弹不得,重则残废。只因为玉枕穴关乎人的心脉,一个不当心,就会让人彻底废掉。

    想到这两位太医还说魏凝儿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丫头,想到她会用这种手段,威胁一个对她来说可能有帮助的人,顿时觉得她不像外表这样可爱了。

    他顿时睁着一双凤眼,看上去带着几分可怜的模样对她说:“你就是这呀对你的恩人的,我可是好心护着你的。”“见魏凝儿拿眼睛瞟他,一副不相信的神情,他不由叹了口气继续道:“好吧,我说,我都说。事情是这样的。就是他们按照你说的病症,对症下药,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因此这两位太医在这边继续研究药方,可是这件事情有些棘手,因此看到你,就迁怒于你喽。”

    “那你前面明明知道,还带我过来。要是我说,我能解决好,明明是你们自己搞错了呢。”

    宋俊对两位太医的医术还是很有自信的,如果这两位太医都能看走眼,那么放眼整个太医院,没几个太医能够担当此大任的。

    见两人还在那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还有这个宋俊,平日里做事,不是挺利索的么,今日怎么如此墨迹。他忙道:“师侄,你还在那磨蹭什么,赶紧将人带了,一起去见娘娘。”

    却没想到,那陈太医话音刚落,刚走出去没两步,顿时捂嘴嘴巴,嘴里便是发出一声惨叫,当他将手拿开时,赫然看到自己满嘴是血。他不由的又是惊又是怒,顿时大声喊道:“那里来的贼人,赶紧给我现身。”

    看到突然出了状况,掖庭的两名护卫,顿时提起手里的刀,做出防御姿势。嘴里大声喊道:“我们已经看到你了,赶紧出来束手就擒,或者能放你一条生路。”

    似乎是为了故意打他们的脸似的,但那两名侍卫问出这句话后,现场竟然安静的比前面还要静,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似乎都能听到。然而四周除了微微被风晃动的树叶,那里还有什么其他人。

    王医正见到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觉得脑后也是凉飕飕的,不由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对陈太医道:“陈太医,没人啊,你莫不是眼花了,看错了,是你自己将你的嘴巴咬出来血,还是你的牙疾发作了。”

    陈太医顿时气的要发起火来,大声说道:“我敢肯定,刚才肯定有人拿冬至砸我。”

    “那好,咱们找找,这屋子里是否有多出砖块,或者石头木棍之类的。”按照陈太医自己的感觉,更像是石头,因为那东西十分锋利,以至于砸在他嘴角的时候,竟然出血了。要不是石头,哪有如此锋利的。

    然而等他们两个在四处寻找了半天,均没有看到地上有任何石子的痕迹。也没有多出来木棍,或者其他东西。陈太医很不是死心,一边找一边嘴里唠叨着,:“这不可能啊,明明我感觉到有人拿东西砸我的。这痛楚太熟悉了,就是用利器划破的。”

    陈太医因为嘴巴流血了,说话有些漏风,感觉说话时嘴里像是含了根萝卜,说不清楚。那模样有些搞笑。

    于是他张头张脑,朝外面看去,然儿不知道是他今天特别倒霉,还是因为其他,他这一出门,没看到脚下,直接踩到地上的截树根,直接给摔了下去,这一摔,他半天就起不来了,等他起来后,就听说腰给扭了。

    这下疼的他,嘴里咿咿呀呀,就跟那唱大戏一般。

    “王医正麻烦你帮我的腰推一下,扭了,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