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军营成长记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新分分彩全天计划
    被自己的孙女说自己向总书记兴师问罪,沈海江有些不能接受:“怎么可以说是兴师问罪呢?我这是作为一个老党员,向总书记反映情况。这是我作为一个普通党员的权利,也是作为一个党员的义务。”

    沈一一点点头:“党员当然有反映情况和发表意见提出建议的权利,但是权利的行使方式可不是任意的。我记得好像还是有一定的组织程序要走的吧?比如爷爷您现在退休了,那么您的组织关系就不是和以前一样了,应该是已经转到了你们离退体领导的党支部里去了吧?所以,您的正常的党员的意见表达好像是因为向你所在的支部反映,而不是直接去找总书记啊。”

    很遗憾的一点是,在中国虽然大家都有言论自由,但是自由的表达和任何值得效仿的国家一样,都是有规定的形式的。这和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观念中的体统两个字有很大的关系。当然,由于我国长期以来以党领政的关系,中国的各项规定都散落在不同的维度里。有的已经是正式的法律,有些只是行政法规,更有些只是在党纪党章里有写。这也造成了人人都说有权利,但是具体的权利在哪里规定了却说不清楚的状况。但是沈海江说了自己是行使党员的权利,那自然就要按照组织给定的规矩来办了。

    沈海江被沈一一笑着说的这些话给将了一军。他想一想还真的是这样。按照正常的规定,他想要向组织反映情况,那还真的是要走组织程序。我们党向来对于越级上告这件事情十分不欢迎。对于不按组织规定的程序表达意见的那些党员可是要受到事后的追究的。

    讽刺的是,这样的规定还是在沈海江老爷子在位子上的时候很赞同,认为这样可以有效地维护社会的稳定的呢,这会儿到了自己退休了之后,却成为了悬在自己头顶的一具枷索,限制住了他自己的行动了。

    是啊,这样说来自己倒是确实不可以直接去找总书记反映问题了。这让一直以来都身居高位的沈海江老爷子十分不习惯。还在不久以前,自己没有退下来的那个时候,那可是想见总书记就可以见到总书记的。这退下来不久之后就有这么大的变化,让沈海江还真的是感到有些感慨。

    沈一一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但是前世里她也不是没有接触过一些老干部。那些老干部们对于自己退休前后的这种落差可是大多适应不了的。人在位子上的时候,手中有权,自然行事也就少了很多的顾忌,对于一些本来应该遵守的规定也就没有那样有感觉。可是一旦离开了原来的岗位,手中不再有权,那原来限制不了他的规矩就可以把他给治得服帖,也让他难受得不得了。这种情况下,原来的自由变成了后来的不自由之后,这样的生活上的落差,让他的感觉就像是一种惩罚一样。而沈海江原来的地位和一般的老干部还不一样。那是更加在顶层的干部。这样的落差就更加的明显了。

    但是这样的落差,沈海江也只有自己想通,自己不再把自己当成之前的那个人才行了。因为每个领导都是有退下来的一天的。哪怕是现在的总书记也总有要卸任的那一天的。到那个时候,他要经历的事情和现在的自己的爷爷是一样的。那时候人家想得很通的,俗事一概不管,只是寄情山水,再研究研究音乐,重新关心关心祖国的科技发展之类的。自己的爷爷看来也是要找一个爱好才行。不然的话管东管西的,哪一个在任的领导喜欢自己前面还有一个人老是来烦自己呢。

    所以沈一一对沈海江说道:“爷爷,其实您现在想一想,当时您在任上的时候,最不喜欢有什么样的人来找你,现在等同此理地就不要做那种你很讨厌的人就是了。您说呢?”

    沈海江的生活阅历,怎么会不知道沈一一说的道理呢?他也只是一时之间没有调试过来,所以才会有这样没有注意到的举动而已。等到被自己的小孙女提醒了之后,他自然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不过,当着自己的孙女的面,沈海江还是难免地感叹了一声:“唉,人老了,就没有人把你当成一回事儿了。以前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做办起来也没有那样得心应手了。”

    沈一一明显看得出自己的爷爷这会儿正需要安慰呢。老爷子被点破了现在所需要面对的现实了之后,看起来心里还是有一点怨念的。这也很正常。所以沈一一暂时不准备为了安慰老人而说一些自欺欺人的话。有时候,鼓励老人坦然面对现实才是对老人最大的爱护。否则一味地让老人继续沉迷于过去的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待遇之中的话,到了最终梦醒的那一天,老人受到的打击会更大。

    所以,沈一一对沈海江说:“爷爷啊,你老人家也可以想得开了点了。您要是还要有那样的待遇,那当时就不要退下来。现在既然已经退了下来,那就坦然地接受,放手给现任的那些领导去做好了。我相信他们也不是什么不领情的人。他们感受到了您的诚意之后,对于您老人家的尊敬与尊重是不可能会少半分的。我们党还是有着很长的尊重革命老前辈的传统的。所以,只要您反映问题的方法得当,相信你的意见是比一般人的意见得到更多的尊重的。”

    沈海江其实自之前发出了那样的感叹之后已经想通了。他也已经早就认识到了自己之前过于激动想要直闯总书记办公室的想法是冲动了。好在自己的小孙女及时阻止了自己。不然的话真的那样做了,引起了总书记的不满了,造成的后果就不好了。

    想到了这里,沈海江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小孙女。这个小姑娘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了,会给出自己经过了思考之后的建议,而不是人云亦云没有主见了。虽然沈一一从前就很有主见,但是现在的情况更加加深了沈老爷子这样的想法。

    所以,沈海江眼带着笑意,对着沈一一说道:“你个小丫头,就知道打击你的爷爷。你这样一说,倒是没有担心爷爷现在影响力大不如前之后,可能帮不上你的忙,不能完成你的请托了啊。”

    沈一一却没有被爷爷给骗到:“爷爷您这就说笑了。我之前只是不让你随便去直接向总书记他们反应问题,可没有说爷爷您现在说的话就真的没有人听啊。您老明明知道老干部在我们国家的政治序列里是一股被相当重视的力量。所以即使你现在不再是高级领导,但是老干部这样的身份也足以帮助我许多了。您说是吧。”

    沈海江呵呵地笑了起来。孙女长大了,没有那么好骗了。可是他却有种看到了雏鹰展翅,即将飞向更加广阔的天地的满意的感觉。他点了点头,对沈一一说:“对。你说的都对。所以你放心好了,管他是哪里来的牛鬼蛇神,只要敢于打你的那些成果的主意,那你爷爷我管叫他有来无回,好好地教他一点做人的基本道理。至于那些蛀虫什么的,爷爷我也已经想通了。这些事情都是现在的总书记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我就不再越俎代庖了。那些人想来中央有中央自己的布置。我们这些退下来的老头子就不要再自作聪明地跳出来,打乱了中央的布置了。”

    沈一一对于老爷子的回答也没有不满。因为现在还不知道接下来会遇见怎样的情况,所以现在也没有办法做太详细的布置。她今天会和爷爷提到这件事情也只是先和老爷子吹下风,好在将来真的碰到事情的时候没有那样的毫无准备。她真正要和老爷子商量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情。

    “爷爷,那有您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反正我相信真的到了时候发生些什么事情的话,您老人家也不会放任不管的是吧。”沈一一对沈海江说,“不过,接下来我的这个课题可能要用到您老人家的地方就更多了。主要是有一些事情您要和您老人家的那些朋友们好好地商量商量,多多地提供给我一点方便。”

    沈海江听到了孙女说还有一个课题,这头瞬时是有一点大。这之前才完成了一个课题就让老刘头带了一个小伙子上门来抢着要了,这一会儿不到小姑娘嘴里又蹦出了一个课题。这可是让沈老爷子相当地意外啊。怎么自己的小孙女就是这么会折腾呢?好像这个小姑娘的小脑子里都装了一些什么样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啊,楞是让自己没有预期地迎接了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不过只要是惊喜那也是好事儿啊。只要惊喜不要变成了什么惊吓就好了。沈海江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只希望小辈们能够安安稳稳的平平安安地生活一辈子,可不想再有什么不测来吓唬自己了。

    “你又有了什么东西,要劳动我这老胳膊老腿儿了啊?”沈海江拖长了声音对自己的孙女儿说道。他心里面盘算开了,想来最希望的还是自己的这个孙女会让自己不是单纯地去求自己的那些老伙计们干事。最好是和这个已经出来的机枪那样的,让他们反过来求自己才好呢。话又说回来,这么多回下来,自己的这个孙女研究的东西还真的是让很多人眼红的东西。所以可能一开始自己会求别人帮一把什么的,到了最后还是会让别人求到自己的面前来呢。

    沈海江现在已经对于沈一一手里的套路有了了解,所以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里面是隐隐地渴望着她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振奋的消息的。

    “哦。我这个机枪的课题做完了之后,想要再起一个飞机的课题。到时候肯定有很多方面的人会找过来。如果有人想要分一杯羹的话,爷爷你可要帮着我给撑个场面什么的。不然的话他们要是乱来,影响到我的分分彩全天计划的进行了,我可是只能到您老人家面前来哭诉了。到时候您老人家也没有了面子,我也没有了里子。我们沈家可就丢大人了。”沈一一用轻松的语气半是调侃地对自己的爷爷说道。

    “等会儿!你说什么?你是想要做什么来着?”虽然沈一一说得很是轻巧,但是听在沈老爷子的耳朵里那可不是一般地打击啊。沈一一说想要做和一个飞机的课题!这个小丫头知道一个飞机那是多么大的一个课题吗?不管是战斗机还是运输机,国家现在下达给每个厂所的研发经费都是要几十亿,而且还必须要分几年连续地投入。这可不是什么一般的玩艺儿啊!以沈一一向来的风格来看,这笔钱无疑是由她自己筹资的。但是这个小丫头有这么多钱要投入吗?

    有这么大一笔钱的投入,难怪沈一一会预见到会有一班的牛鬼蛇神的会眼红这里的投入了。这笔钱真的投了进来之后,那确实是可以把这里边的水给搅浑了的。

    沈一一象是早就预料到了沈老爷子的惊奇了,所以听到了老爷子的问题之后,她还是很冷静地回答了老爷子的问题:“我有一个飞机的课题,其实二年前就想做了,只是当时的时机还不成熟。最近我了解了一下相关的情况,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所以就来和您打个招呼。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支持。”

    看来自己当时没有听错啊!沈老爷子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自己家里的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是会给自己出难题啊!但愿她真的明白了个人想要研究一架飞机意味着什么。这恐怕是把整个沈家都填进去都不够的一个无底洞啊!

    沈老爷子觉得自己最好还是要提醒一个自己的小孙女,暂时还不能够过于膨胀这个道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