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零五十七章 春风得意
    叶林帝都最顶端,也是帝都山峦的山峰所在处,一座气势恢宏的巨大宫殿,背靠数万丈的悬崖,大殿的正前方却是俯瞰整个叶林帝都。

    此时这帝山顶端的大殿之中,死气沉沉的一片寂静,即使外面阳光普照,可是在这大殿之中,却是仍然没有一丁点太阳的光辉能够照射进来。

    在大殿的中心位置,有一座高台,那有些夸张的高台,仿佛象征了权力的巅峰,同时也象征了坐在上面之人无比崇高的地位。

    “哎”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微的叹息声,打破了沉寂,发出这声叹息的人,正是坐在那高位之上的一名中年男子。

    高位上的男子即使整个帝都,也只有偶尔在一些大型的活动上和典礼上,远远的可以看一眼,而具体容貌整个帝都却并没有太多人见过。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容貌算不上英俊,可是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却会带给人一种粗犷的阳刚之气。从容貌上来看,他倒是与叶蒙有五六分的相似,只是叶蒙脸上的线条更加柔和一些,那是因为叶蒙的相貌与其母更像,而国主叶山却是酷肖其父。

    这国主叶山,虽然外貌十分粗犷,可是其性格之中却有一大部分与其母相似,反而是弟弟叶蒙,性格更像父亲坚毅果决。

    本来若是从性格处事上来看,叶蒙更加适合继承国主之位。然而叶林帝国的传统,却是国主之位必须传与长子,上万年来都是如此延续下来,叶山和叶蒙这对兄弟当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性格上的一点点“柔软”,甚至夸张点说,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懦弱,也正因为性格上的一些缺陷,导致了叶山继承国主后,整个帝国也开始逐渐产生了问题,甚至到了现在已经难以收拾的地步。

    “大伯,您这是在为难我,当年的事情您比谁都清楚,叶蝉那孩子我已经亏欠他太多,现在又让我如此对他,我……我于心何忍。”

    长长的叹息之后,国主叶山又再次沉默了一段时间,这才缓缓的开口。之前还死一般寂静的大殿之内,此刻却是又有着另外一道声音响起。

    “从你继承国主之位开始,我便不是你的大伯,我只是叶氏家族的大长老。我会全力支持你,但是你却不能依靠我,你是国主,所以你只能依靠自己。”

    这说话之人竟然是大长老叶宏程,长老院派出两人跟随叶蒙东去,解决新狩郡的乱局,大长老叶宏程,算是如今帝都之内,叶氏家族中仅次于叶山的人物。

    对于这个侄子,叶宏程心中也有些无奈,若非帝国传承的规矩不能变,他也不愿意扶持对方坐于高位之上。因为那不仅对于叶山是一种折磨,对于他们这些努力扶持之人,何尝不是一种折磨。

    先教训了叶山一顿,大长老叶宏程这才继续说道:“当年你要将叶蝉过继在你膝下,我们都不同意,可是你当时一意孤行,我们也只能由得你。

    可是你要明白,血脉继承马虎不得,即使同样是叶氏血脉传承,但是我却要保证,必须要由你的血脉继承国主,而不是叶蝉这个来路不明的野种。”

    “大伯……大长老,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叶蝉,我已经将他继承者的资格取消,难道这样还不够么,难道非要把他踢出帝都么。以他曾经被定为国主继承者的事实,只要他离开帝都,将必死无疑。”

    叶山明显有些动怒,他可以让叶蝉和叶涛两人争斗,而且他也两不相帮,甚至他这几年都会偏向叶涛,可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这个义子叶蝉,他心中反而觉得亏欠更多。

    那大长老脸色异常难看,似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突然大声说道:“难道你以为我不知,当年你非要让叶蝉过继到你膝下,还不就是因为你看上了叶蝉他娘。

    可是那女子来历本就不明,她腹中之子到现在都无法确定是我叶氏家族,你却还想着让他继承国主。这样的人绝不能留在帝都,就算是死在外面,也没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嘭”一掌重重的拍在扶手处,直接将那各种珍稀金属打造的椅子,拍出了一道深深的掌印,叶山御念中期的实力,此时也在下意识中释放而出。

    只不过下方的老者叶宏程,没有半点退让的释放出自身修为,已经拥有御念后期实力的大长老,就这样将叶山释放的气息给顶了回去。

    狠狠的瞪着下方老者,叶山脸色异常难看,论起修为他比对方差了一大截,论起身份即使自己这个国主,同样还是要对叶氏大长老忌惮三分。

    有些不甘心的叶山,大声说道:“当初的叶蝉你们不是检查过血脉吗,他本身血脉根本就没有问题。”

    大长老闻听此言,脸上反而显出一丝尴尬之色,随即一跺脚说道:“这事却是怪老夫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世上竟然还有‘换血’之法,甚至天生血脉都可以进行改变,若是事先就知道,哪怕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绝不能答应让叶蝉过继到你的膝下。”

    听到大长老如此说,叶山脸上明显有着一抹犹豫不决之色划过,他为人本就缺少决断,此刻听了大长老的话后,反而也一时间没了主意。

    “可是我如果让叶蝉离开帝都,你能否答应我保住他的性命。”犹豫之后的叶山,终于做出了让步。

    大长老脸色十分难看,帝国已经动荡不休,他竟然还在顾念着“旧情”,当真是让老者气的几乎原地爆炸。

    然而看着眼前的国主大人,大长老心中也是充满了无奈,因为眼前这位国主大人,虽然行事有些缺乏主见,可是却又是那种犟脾气,如果认准了的事,就会死咬着不放,好像当年他铁了心要收叶蝉为义子,没有任何人能够拦得住,眼下的情况与当年倒是有些相似。

    想了一会儿,大长老叶宏程,突然开口说道:“如果要想让叶蝉保住性命,那么他就不能继续留在叶林帝国。我们帝国也有参加古荒试炼的资格,正好古荒试炼因为特殊变故而延后,就让叶蝉顶着一个名额去参加试炼吧。”

    “古荒试炼?你这不还是要让他去送命么,古荒试炼每一年都充满危机,尤其是今年的古荒试炼,听说更是充满了大危机,我不同意。”

    听到大长老的提议后,国主叶山马上就一口回绝,甚至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留。

    心中略一筹划,大长老随即又换上了一副笑脸,接着说道:“国主还请放心,这古荒试炼并非是强迫进入,他只要在试炼前就选择放弃,之后我们再花费一些代价,将叶蝉送到一个大门派中,不光性命可保无忧,就是将来的前程也定然不会差了。”

    这一次叶山的脸色终于略有缓和,又思考了片刻后,他这才点头道:“如此安排倒是还能接受,那就按照大长老说的办吧。”

    大长老恭敬的一抱拳,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心中却是在暗想,‘待那叶蝉去了古荒之地,参不参加试炼可就由不得他了,若是死在里面也是他命运不济,为了叶林帝国的万年永固,他是绝不能留的了。’

    心中盘算一番的同时,大长老又开口继续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叶蝉的身份玉牌必须要收回,他身边那些护卫,也都需要立刻遣散,长老院会专门派出强者保护他的安全,明日就送其赶赴古荒之地。”

    “怎么如此急迫?这不是才刚刚决定……”

    叶山还没有说完,就发现大长老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看到对方如此模样,叶山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已经决定,早走晚走也都一样,就由你去办吧,我……便不送他离开了。”

    叶山在说话的时候,脸上隐隐浮现出了一抹安然和失落。看得出来他并不是不在意叶蝉,反而是因为太过在意,所以心中不忍送其离开。

    大长老叶宏程,望着叶山起身,步履缓慢的从高台后方走下去,径直去往后殿,他这才仰天吐出一大口气,同时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喜色。

    这么多年了,叶林帝国一直处在一种逐渐没落的状态,而大长老也一直想要努力改变,却是始终受制于各方面的牵绊。

    现在外面有叶蒙带领大军,直接开赴新狩郡城进行镇压和清理,而城内自己这一次出手,终于是成功解决了叶蝉的问题。

    表面上来看,对付叶蝉和清理新狩郡,相互间没有什么牵连、可是了解叶林内部机密的人都知道,这一系列动作,其实都是在针对一个机构,也就是那个同祭祀殿齐名的祭魂殿。

    只要肃清新狩郡内的势力,再将叶蝉赶出帝都,那么之后进一步打压和削弱祭魂殿,就将会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情了。

    当大长老叶宏程从大殿之中走出来的时候,满脸的春风得意。目光望向东方天际的太阳,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愉悦,仿佛压在心头十几年的大石,终于被挪开了。

    “咦,今日的光线为何如此刺目,温度反而感觉低了许多,这到底……”

    正缓步走出大殿,迈步拾级而下的大长老,心有疑惑的自言自语,并抬头朝着远处望去。这一看之下,他的心头便是猛的一紧,因为他发觉这帝山顶上的大阵,不知何时竟然被打开了。

    ww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