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 > 第50章 新婚之夜,孤男寡女
    云筹看着眼前坐在床边盖着盖头的裴笙,许久,都没有动,目不转睛的看着。

    裴笙也一动不动,但是,袖口下的手,却是紧紧握着,手心有些冒汗。

    好一会儿后,他这才动了动,从一旁的桌上拿起绑着红绸的玉如意,上前,站在她身前,就要挑起她的盖头,可伸过去的时候,顿了一下,迟疑一瞬,才继续将盖头挑起来。

    入目的,便是裴笙那明艳俏丽妩媚动人的面容。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裴笙,竟是愣愣的好一会儿都没能回过神。

    他曾经想过,想她为他穿上嫁衣精心打扮的模样,可眼下,却还是出乎意料的惊艳。

    肤如凝脂色若桃李,螓首蛾眉颜如舜华,都可以形容她眼下的模样。

    裴笙被他看得很不自在,急忙低下了头,步摇轻晃,她咬着唇低声问:“你……你做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云筹猛地回神。

    “我……”他似乎有些无措,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闷了半晌,才低声道:“你今天……很好看。”

    裴笙忽然抬眸看他,隐隐的,似乎看到他耳朵红了……

    额,害羞?

    云筹目光微闪,瞥过一边深吸了口气,才看向她,见她不动声色的扭动了一下脖子,眉头还轻轻拧着,抬起目光定在她头上的一堆头饰和发髻上,蹙起了眉头,忍不住道:“头上的东西先拆了吧,看你顶着挺累的。”

    是挺累的。

    裴笙这才站起来,碍手扶了扶后脖,正要叫方方和圆圆进来帮她拆卸头上的东西,他却开了口。

    “我帮你吧。”

    裴笙诧异的看着他,他却没再说话,很自然却又有些生硬的伸手拉着她的小臂,没等裴笙拒绝,就拉着她走向屋内那边的梳妆桌前,让她坐下,然后,站在她后面低头打量了一下她头上繁复的发髻好头饰,才一脸认真的给她卸下浙西华贵沉重的东西。

    动作生疏,却又小心翼翼,仿佛是怕弄疼她的头。

    裴笙静静坐在那里,看着前面的镜子,其实,却是在透过镜子看着他认真的面庞。

    云筹的长相无疑是很好看的,可因为总是面无表情不苟言笑,很少有人会太注意他的长相,就连裴笙以前,其实也曾仔细看过他,如今他这认真为她拆卸头饰的样子,很令人心动。

    都说男人在认真做事情的时候,最是好看,果然不假。

    心,如同微风拂过水面,就这么惊起了丝丝涟漪,悠悠晃动着。

    她突然就这么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怔忪出神。

    突然有一种岁月静好天长地久的感觉。

    裴笙神游天外了好一阵,突然头发上的一丝痛意让她猛地回了神,忍不住倒吸了口气:“咝!”

    云筹立刻停下动作,语气有些紧张的问:“怎么了?弄疼你了?”

    裴笙有些郁闷的道:“勾到头发了。”

    说着,抬手想要摸一下刚才被扯疼的头皮,然而,一摸,就摸到一团乱……

    裴笙抬头看去,直接呆了:镜子里的是什么东西?

    她才走神了一下,为什么头发就乱成这样?

    她瞅着眼睛都直了,忍不住扭头仰起来看着他。

    难得,他也有无措的时候:“我……我第一次弄女子的头发,所以……”

    裴笙:“……”

    她无语的看着他。

    云筹有些尴尬,脸色有些僵硬的开口:“还是叫人进来帮你弄吧。”

    说着,就往外去叫人进来了。

    裴笙瞧着他有些急的步伐,到生日摁不住笑了一下,笑容很浅,却难掩愉悦。

    很快守在门外的方方和圆圆就被叫进来了,进来一看裴笙头上那一团乱,也是惊呆了。

    方方惊呼一声:“呀,小姐,你头发怎么……呃,不会是姑爷弄的吧?”

    裴笙绷着脸反问:“不是他难道是我自己弄的?”

    能把她的一头头发和一堆头饰弄成这样,也是一种本事啊,这本事她可没有!

    圆圆笑了:“怪不得姑爷一叫我们进来人就跑了。”

    裴笙挑眉:“他走了?”

    方法点头:“对啊,说是让我们先伺候小姐就寝。”

    什么意思?

    是说今夜不在这里就寝了?

    那她是不是就不用紧张了?

    她微不可闻的呼了口气,对俩丫头道:“你们先过来给我收拾一下。”

    方方和圆圆这才上前配合默契的给她拆卸有些乱的头饰和发髻。

    忙活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弄好了,头发拆了,嫁衣也脱掉了最累赘繁重的外面一件。

    裴笙抬头摸了摸自己柔顺发亮的长发,抓起一把放在身前,拿着小梳子轻轻梳着。

    方方留下来给裴笙收拾东西,圆圆出去找人打来了水,又帮着裴笙把脸洗上的脂粉都洗干净,又换去了身上的衣服,只穿着轻薄的寝衣,裴笙才觉得舒爽起来。

    伸展了一下,她才摸了摸脖子叹息道:“感觉身上有些汗,要是能沐浴一下就好了。”

    这九月还是很热啊,要是平日里到还好,今日穿了六层嫁衣,顶着一头发髻和赤金打造的头饰,虽然早上沐浴的时候抹了爽身的花露,可也还是免不了出汗。

    圆圆笑道:“小姐忍忍吧,今夜是新婚,按规矩是不能沐浴的,否则洗去了喜气可就糟了,明早再沐浴吧。”

    “唔……也只能这样了。”

    一切折腾完毕,以为云筹不会再回来了,裴笙就准备睡了,今日折腾了一天,她是真的累了,可刚让方方收拾好床铺被褥,正准比就寝,云筹就从外面进来了。

    裴笙刚放下的心就又提了起来。

    “你……”她想问他怎么回来了,可刚一出声就收了回去,她差点忘了,新婚之夜,这里是他的房间,他回来过夜本事应该的。

    他径直走了进来,虽然神色依旧淡然,可却能依稀看出眉目间氤氲的一丝温和。

    他看着她一眼后,扫了一眼她身边的两个丫头道:“你们两个下去休息吧。”

    俩丫头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裴笙,然后就退下了。

    屋内再度又只剩下夫妻二人,比起刚才那一次,这次似乎气氛更加尴尬。

    裴笙低着头有些拘谨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云筹看着她,已经撤去了所有的装扮,不着脂粉的面容,纯美清丽,让他想起了那句话,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因为面颊的那一抹若有似无的娇羞和紧张,让他看着不由得目光愈发深邃起来。

    凝望了片刻后,他急忙收回目光,脚步一动,走到一边的桌边,自顾地提起系了红绳的金色酒壶,给摆在一边的两个被红绳连在一起的两个葫芦瓢分别倒满了酒水,然后放下酒壶,看向她:“过来。”

    裴笙一愣,下意识的走了过去,在他旁边。

    “做……做什么?”

    他不答,一手端起一个,把其中一个递给了她。

    两个葫芦瓢连着一根红线,是合卺酒。

    他要跟她喝合卺酒。

    裴笙看着他,见他一脸郑重,抿了抿唇,抬手接过。

    然后,两个人就一言不发的一起仰头喝完了一杯酒。

    他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随手放回桌上,又拿起了桌上托盘中摆着的系了红绳的剪刀,走到她身后,剪下了一缕青丝,又扯下了自己的一缕剪下,并在一起,拿起红绳系在一起,放进了一边的小木盒之中。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裴笙全程就看着他,神色讷讷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就没说话。

    其实这些喝合卺酒和结发事情按照成婚的章程,是由喜娘们帮忙做的,可他应该是怕她不自在,都自己做了。

    她记得当初哥哥嫂嫂成亲的时候,似乎还有个吃生饺子的,他们这里也免了。

    这亲成的真算是一切从简了。

    现在这些都做完了,似乎,也该歇息了。

    前面都已经慢慢静下来了,似乎喜宴已经结束了。

    云筹看着她,从她努力维持平静的面容中,可窥探出一丝紧张不安,手也是在袖口下拽的紧紧的,他不由眉眼间闪过一丝笑意,从容开口:“时辰不早了,累了一天也该睡了。”

    裴笙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转身挪着沉重的脚步走向那边大红的床。

    然后,僵硬的坐下。

    他看着,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走向那边的屏风后面去了。

    裴笙这才抬起头,重重的呼了口气,可心里还是无比紧张,砰砰砰的跳的厉害,脸还热热的,像是发烧一样。

    她抬头揉了揉脸颊,却越揉越热。

    完了,身上也热了……

    裴笙正苦恼着,云筹已经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人已经换去了那一身喜服,穿着白色的寝衣。

    然后,走过来,站在裴笙面前。

    裴笙压低了头没敢抬起来,像只鹌鹑一样。

    云筹觉得有些好笑,也觉得她很可爱。

    他颇为愉悦好笑的看了片刻,才出言问:“你喜欢睡里面还是外面?”

    她一脸茫然惊讶的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他:“啊?”

    他想了想,没等她反应过来回答,就自顾地道:“睡里面好了,免得睡姿不雅掉床底。”

    言语间,还有些无奈。

    他怎么知道她睡姿不雅?

    啊呸!说谁睡姿不雅!?

    她只是喜欢翻身而已!

    他见她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挑眉:“怎么?难道你想睡外面?”

    她立刻否认:“不,我睡里面。”

    他点了点头:“那赶紧睡吧,明日还得早起。”

    裴笙哦了两声,然后动作很麻利的就起身爬上床,进了里面,掀开被子睡下。

    一副好像她不赶紧睡就会发生什么一样。

    云筹有些想笑,可也知道,现在绝对不能笑!

    裴笙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就露出一颗脑袋看着他:“你不睡吗?”

    “睡。”

    他说着,却没有直接睡下,而是转身去吹灭了屋内一半的烛火,留着龙凤烛和一些红烛,让屋内不明不暗的样子,这才神色如旧的走过来坐下,然后掀开被子躺下。

    裴笙这一夜睡得不是很好,沉沉浮浮的,许是因为初来乍到认床,也因为身边睡着一个人,她总是睡不安稳。

    只隐隐记得,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有人给她盖被子。

    一觉醒来时,外面晨光熹微,刚天亮不久。

    身边已经没人了。

    她一睁眼吓了一跳,因为入目的皆是一片大红,所在的地方也是陌生得紧,好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里是云家云筹的房间,也是她的新房。

    噢哟,虚惊一场!

    裴笙揉了揉脑袋,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也因为吐了口气,守在外间的俩丫头走了进来。

    “小姐醒了?”

    “嗯……”裴笙正在打哈欠,带着的几分惺忪困倦的应了一声,然后才想起问道:“他……呢?”

    圆圆一边撩起红帐挂好,一边笑道:“姑爷天没亮就起了,如今就在外面院子里练剑呢。”

    裴笙点了点头,随即顺着俩丫头的搀扶起身。

    趁着下人们给她准备沐浴和洗漱的热水的时候,顺着那一丝好奇心走了出去,果然看到院子里,云筹正在练剑。

    裴笙虽然不会武,可生在将门之家,她的父亲和兄长都是练武的,特别是哥哥,小时候父亲可是请了好些武学师傅指点他的,裴笙都看过,自小耳濡目染,自然是懂得一些武学的,她只看了一下,便知晓,云筹剑术很是高超,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剑锋也极其凌厉。

    他似乎并没有察觉有人看着,或是知道的,只是不受干扰,仿佛自我沉醉其中。

    裴笙看了一会儿,他都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而沐浴洗漱得数都备好了,她回房去了。

    裴笙洗了澡洗漱完毕,换好了衣服,正在任由侍女梳头发的时候,他从外面走了进来。

    应该是去洗过一次澡了,换了一身衣服,人也神清气爽的,半点不像是练了一早上剑的样子。

    他就坐在那边等着,应该是等她好了去敬茶请安,裴笙也不磨蹭,让丫头们快些弄好,免得长辈久等。

    所以,很快就整理好了,裴笙让方方好圆圆下去准备一下认亲的礼物,这才走到云筹面前,却是欲言又止。

    “那个……”

    脸色还有些古怪,一脸难为情

    云筹很体贴的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在我面前不用有所顾忌。”

    裴笙指了指那边桌上托盘上放着的一张白帕,难以启齿:“我……我是想说,那个元帕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