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反派大佬的狗腿子 > 第308章 难追的花妖15
    国色每日的生意都极好,谁知道都有谁买了来用?

    这几日就找了一家子都极为难缠的一户人家,将放了料的脂粉给人抹上,又拿出二百两银子,承诺事成后再出二百两,那家子就应下缺德的事,准备在脸上出疹子的时候,去国色的铺子跟前闹上一闹。

    齐风得知铺子跟前有人闹事时,就赶紧去了。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现身,而是站在看热闹的人群里看了一会儿。

    店铺开着,沈暗带着几名小厮守在门口,铺子内一个客人都没有。

    而门前一个中等穿着的妇人捂着脸躺在地上,哭声跟鬼叫一样。

    妇人身边站着一个男人,口若悬河的冲着围观群众说着自家婆娘自从用了脂粉后是个什么样,又说他们来找说法时,沈暗又是怎么打他们的。

    妇人身侧,蹲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在他们老子爹气愤的讨伐时,两人扶着妇人一脸委屈的抹泪。

    国色开设的地段不是顶好,但也繁华。

    因为售价昂贵,买得起的人都是家中富裕之辈。

    齐风看着这一家的穿着,皱了皱眉,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是能买得起国色的人。

    围观的人大多数都很清醒,毕竟其临城多是书香世家,饱读诗书懂得事理,并不是随意说几句话就会被蒙骗之人。

    这时,有人说了齐风的疑惑:“我有个疑惑,这位大哥可能解惑?你说你家妇人用了国色的脂粉才使得脸被毁了,旁的先不管,我只问一句,你可知国色最普通的脂粉,需要多少银子吗?”

    那男人倒是没被这话问着,哼了一声:“买都买了,岂会不知?我家婆娘用的这盒,不多不少,整一百五十两。”

    问话的那人又疑惑了:“不是我没事找事,也不是瞧不上你。我观大哥你们一家子的穿着打扮,怎么看也不像是舍得拿出一百五十两银子,只为了买一盒脂粉的人家啊。”

    那人说的时候表情极为真诚严肃,惹得看热闹的人哄的一笑。

    而被真诚的嘲讽穷的一家子登时脸一红,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话。

    傻眼了好一会儿,蹲在妇人身边的少女猛地站起来:“你又能比我们好到哪里去?我们好歹能拿出一百五十两买脂粉,我看你以穷酸样,怕是连十五两都拿不出手吧!”

    那人倒也坦荡,洒脱一笑:“这位姑娘说得是,在下确实拿不出这许多钱。总归今日来国色闹事的不是我,我就算没钱,也不会被人说道就是了。”

    那少女被噎得脸又红了,瞅着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脸上挂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

    那人愣了愣,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齐风对于这为兄弟的口才很看得上眼,要是收为己用,绝对能支撑起店内的事宜啊!

    当即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谢这位兄台仗义执言,在下齐风,国色的大管事。兄台若是不嫌弃,可否随我入店喝杯茶?”

    齐风的声音不小,立马就把视线给转移到自己身上,那假哭的少女哭着哭着偷偷瞧了一眼,见没人注意她,有些委屈的往妇人身边一蹲,不敢再说话,也放低了哭声。

    那人见齐风给他解围,也很是欣赏齐风身上的气度,拱拱手:“那就却之不恭了!”

    嗯,不卑不亢,不扭捏,是个人才!

    齐风将人请进去,让沈暗小厮帮忙招呼一声,知会一声,又来到店铺门前。

    “你说,你家夫人是用了你们在国色买的脂粉,才导致毁容的?”齐风加重了‘你们’这两个字。

    在场的人都心照不宣。

    男人挺直了胸膛,这脂粉虽不是他们买的,可确确实实是国色的脂粉,用不着胆怯。

    “正是!”

    “那好,请告知在下你们的名讳,已经是何时来买的。”

    “我为何要告知你?”

    齐风脾气很好的样子,笑道:“国色的脂粉不管是原料还是包装,都是花了心思的。再加上其效用极好,一面世免不了被人眼红。东家不想国色的名声受损,特让人将所有前来购买之人留下姓名,记录下买下的时间。为了就是防止有人打着国色的旗号,来国色找茬。”

    “你若是说出的时间和姓名一致,若真是国色脂粉的问题,国色绝对不会敷衍了事。当然,若只是纯粹的找茬,国色也不是好惹的。”

    一番话让围观的人恍然,也让那一家子脸色都变了。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那几个管事一样的人未曾提起过?

    妇人顿时不忧伤的哭泣了,男人也傻眼了,俩孩子也一脸茫然。

    齐风收了笑:“怎么,说不出吗?”

    这一家子急了,登时不知所措的往人群中看去。

    齐风也跟着看过去。

    躲在人群里的那几个管事脸都绿了。

    拿了钱没办好事就算了,在这个当口,居然还齐刷刷的往他们站的方向看过来,是生怕没人知道这件事是他们指使的吗?

    几人想悄悄离开,可现在已经晚了。

    不仅走不掉,还被人围上戳穿了身份。

    “这一家骗子看这边做什么?咦,这不是城内最大几个胭脂铺的管事吗?”

    “难怪难怪,挡了财路,可不得用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抹黑嘛。”

    “啧,有这个时间来找茬,怎的不多花些功夫价格脂粉做得更好?”

    “就是,这么一闹,平白污了老字号的名声。原本还有不少人用惯了他们的脂粉,平日里也没少买,这下可好,就这样的行事作风,谁还愿去?敢再去?”

    闹闹哄哄的话语传进耳里,几个管事绿着的脸顿时就白了。

    闹归闹,可闹到众人皆知是谁捣鬼,那就太过了。

    若是东家知道他们自作主张,还把事情给办砸了,丢了活计不算什么,若是真的惹怒了东家,那他们一家子就没活路了呀!

    想到这儿,收不收场的,几人都不怎么在意了。

    赶忙捂着脸挤出人群。

    趁着现在事情还没传开,东家也不知道他们赶下的蠢事,赶紧收拾收拾跑路吧!

    背后指使的人都走了,出来唱大戏的人还敢留着?

    正准备学着几个管事的动作悄悄挤出去,齐风当即指挥着小厮:“把人给绑了,交到官府。”

    小厮动作很快,把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往那一家子身上一套,押着就往官府去。

    围观的人还没走,毕竟事情已了,事实证明,这并非是国色的错,他们自然是该干嘛干嘛。

    正准备进入店内,齐风笑着拱了一下手:“今日之事,多谢诸位仗义直言,这才没让闹事者将事情闹大。为了感谢诸位,在下做主,将新出的一批脂粉一人一份赠与大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